第六百六十九章 乏力

作者落梅河 全文字数 2879字

当车队的最后一辆车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园区门口刚刚还排得整整齐齐,规规矩矩的队伍,霎时欢腾起来,科学家们把白大褂抛向空中,那些年轻的小伙子,干脆把自己抛向空中,稳重些的则吹起了口哨,像陆博士这样有海外留学和工作经历的人,则选择热烈的拥抱…… 尽管他们是为嘉盛工作,但任何时候,类似今天这样来自高层的直接夸奖和肯定,无疑会让大家感到满足。 冯一平的决定,又让大家越发的高兴,“为了感谢大家在前几天,以及过去一段时间的辛勤工作,我和潘总陆总商量后决定,园区从现在到明天,统统放假,后天再正常上班,” “耶!”现场的气氛,马上又热烈了不止一个八度。 对于有工作的人来说,无论在任何时候,额外的集体假期,总是和年底比预期还要多的年终奖一样,最让人高兴的两种激励方式之一。 老马笑容满面的从兴高采烈的人群中穿过,兴奋的对冯一平说,“你知道吗一平,不止一个领导对我说,我们正在研发的这些项目,完全达到了国家级高新技术计划的标准,” “还不止一项,”他强调道。 冯一平觉得,这一刻,老马眼中的热力,一定能和他知道自己终于考上了大学的那一刻相媲美。 对此,他也完全能理解,在国内,有太多体制外的人,他们最想得到的,恰恰就是体制内的认同。 “不能自满啊同志,”冯一平扶着他的肩膀朝里走,“想想亚马逊在高科技方面的步伐吧,我希望,电商集团自己能提出一些很有发展前景的研究课题来,” “你就准备好钱吧,”老马马上说,“我们的想法多的是,” “想改变世界的,不止有你,也不止有你美国的那些朋友,我们同样如此,区别是,我们一般做得多说得少,比较低调而已……” “我说,你有意见就说好吗,不要这样压我,”他双手撑住冯一平,“工作这么辛苦,最近我可又瘦了不少,撑不起你这个大个子……咦,你这是怎么了?” 他看到,冯一平脸上虽然也有笑容,但眉眼间,全是掩饰不住的疲惫。 他之所以靠在自己身上,看来也不是恶作剧,而是真的没什么力气的样子。 “没事,”冯一平稍微从老马身上收回了一点力,但大半个身子,依然压在他身上,“就是有点累了而已,” 老马此前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疲惫虚弱的冯一平,但类似冯一平这样的状态,他并不陌生,那些顶着复读的压力,再一次没日没夜的准备高考的人,在又一次考试结束后,很多就是这样的状态。 “我说你……” 他本想对冯一平说,“你这是何必呢?” 但想想冯一平最近在这方面投注的精力,以及他的坚持,话都到了嘴边,最后还是溜回肚子里。 他并不是全部赞同冯一平的一些作为,但他非常同意冯一平前一阵子和一些人交流时说的那句话,“……如果连我们这样最有钱的一群人,现在依然只想着如何赚取更高的利润,这无论如何不会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 老马也觉得,现在到了可以关注商业以外的一些事的时候,但他对冯一平选择的这样的目标,并不是太赞同。 像美国的那些家伙一样,关注太空,或者具体的关注火星,关注生命科学等等领域,不好吗? 那同样会是让人赞赏的行为,更重要的是,只要你个人愿意,那些行为,并不会让你面临更多的现实压力。 因为不会有人因为你研发不出能够直航火星的飞行器,或者是攻克艾滋病,而对你表示失望,或者攻击你。 但房产这个领域,虽然是和大众都息息相关,因此也会遭受来自各个方面巨大的压力。
何苦来哉呢? “形势看起来不错啊,对吧,”他一边快步带着冯一平朝办公室走,一边安慰他,“你应该比我还清楚,这个时候,这么高级别的视察,无疑明确的表明了相关的态度,” “呼,到了,”他气喘吁吁的把冯一平放在沙发上,双手扶腰喘着粗气,“我让餐厅给你做点什么……哦,应该不用了,” 金翎这时推门进来,“马总,”她看向躺在沙发上的冯一平,“在外面我就觉得你有些不对,你这是怎么了?”她伸手探了下冯一平的额头。 “这些天一直绷得太紧,突然一下子放松下来……他这是有些乏力了,”老马解释道。 “乏力?”金翎看着他的样子,又是心痛又是生气,为什么要给自己设置这样的目标? 但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冯一平,又说不出埋怨的话来,“现在形势不是挺好吗?” “就是,”老马附和着,正准备告辞,太阳这么好,办公室里这么亮,完全不用自己这个电灯泡,却听冯一平说道,“哪会有那么乐观,” 这让他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来,“怎么说?” 冯一平坐起来,接过金翎手中的热水,“要想房价未来不成为压在所有人身上的一座大山,要想让房地产不会让我们整个社会骑虎难下,我们可能要做到像新加坡那样的程度,就是让保障房体系,覆盖超过80%的居民,” “剩下的百分之十几的人,才通过市价购买别墅等商品房,” “这……”老马马上摇头,“这不可能!” 让80%的人享受低于市价的保障房,怎么可能? 因为冯一平对房地产的关注,他最近对这方面也有一些了解。 在上世纪末我们启动房改时起,效仿的正是新加坡,当时提出了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和以经济适用房为主的多层次城镇住房体系,最低收入家庭可承租廉租住房,中低收入家庭可购买经济适用住房,高收入家庭以市场价购租商品住房…… 但尤其是最近几年,哪儿还能看到经适房的踪影?房地产领域的投资,全部是用来建设商品房好吗? “是啊,”冯一平点头,“要杜绝高房价,重点不是在上头,而是在下面的各地政府,” “但在财政分权和标尺竞争的央地关系下,拥抱土地财政,是重基本建设、轻公共服务的地方政府最为理性和现实,以及最为轻松的选择,” “只要我们不能做到像新加坡那样,把土地出让金脱离现政府的支配,隔绝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我们便很难杜绝房价的上涨,” 后来有些人说,什么“北上广容不下肉身,三四线放不下灵魂,”那其实依然是有些自视甚高的牢骚。 三四线城市就始终是你想回就回,能轻松容身的大后方吗? 天真! 到后来,随便哪一个地级市,房价不是至少上万? 工作机会少,衣食行的成本可能还高,关键是服务更差。 三四线城市中心区的上万一两万,还是一线城市郊区的三四万,你会选哪一个? “教育、医疗等让不少家庭负担重的方面不说,既然我们所有的土地都全是国有,那么国家便应该天然的负有为我们解决居者有其屋的责任,”冯一平小小的发了一句牢骚。 房价这么高,真的只是因为地少?大错特错? 还是拿新加坡来说,它国土面积,只有不到我们首都的5%,但人口总数,却比我们首都的四分之一还要多。 人口密度远超过了我们的北上广深,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之一。 但以如此低的人均占地面积,那边依然为超过80%的国民提供了能轻松负担的住宅,而且是价廉质不低。 老马只能安慰他,“我相信,你的努力,一定会有效果,”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