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罪恶【求订阅】

长风万里尽汉歌 459 作者汉风雄烈 全文字数 3563字

酒席实则并不算奢侈,毕竟量少。放在两年前,这等的酒席甄五臣、刘舜仁,谁都不会去多看一眼。即便是现在,他们也都有能力置办起这样的酒席来。 真正叫二人赶到奢侈的是这大帐外架起的十口大锅和堆起的一筐筐锅饼,那真是一个奢侈啊。 十口大锅少说也有大五百斤肉,还有那堆的老高的锅饼,也在千斤之上,甄五臣、刘舜仁的亲卫被引到帐前空地,真的是随意吃喝,更有几十坛酒被担上。 而郭药师的帐前亲卫,却个个仿佛视为平常,不见一个为酒肉动容。 甄五臣、刘舜仁不经意中对视一眼,心中有了答案,这郭药师怕不是在死要面子活受罪,人家这是真财大气粗也。 二人心中都生出了羡慕来。任谁见到昔日与自己相当的兄弟在衣食无忧的过日,而自己却饥肠辘辘,那心中都要生出羡慕妒忌恨来。 “药师兄真是阔气,几百斤肉食、上千斤面饼,可叫俺手下儿郎们饱餐一顿。”甄五臣是怨军四人中混的最惨的一个,此刻脸上做出惭愧的面容,说道:“不怕兄弟笑话,俺手下一班兄弟已经多日不见油腥,更勿囵是撑饱肚皮了。这也是俺甄五无能,寒冬时候,叫手下儿郎跟着受苦受累,食不饱穿不暖,极是可怜。” “药师兄今日已发达,且看在你我同出一脉的情分上,就请指点一二,叫儿郎们能有口饱饭。若此,这大恩大德俺甄五就感激不尽。今后旦有差遣,必俯首听命,敢不尽力。” 刘舜仁吞咽了一口吐沫。甄五臣这是要干甚?一顿饭,不,这饭还没吃呢,就把他征服了么?特么,这半快便就决定要投靠郭药师了? 他们可才在帐中坐下。张令徽尚未到,酒席还没开。 甄五臣对刘舜仁的眼神不予回应。刘舜仁手下有三千多兵,他手下则才一千五六。前者每日里好歹还有个窝头吃,隔个十天八天的还能有口肉吃,后者每天却只有两碗糊糊,两三天能吃一口干的就是不错了。 甄五臣即便是能撑过今年的冬季,到了来年开春时候,也一样要找人投靠。 本来他是没想过郭药师的,同是怨军,同是契丹人眼中的下等人,郭药师又能比他好多少? 这个时候,人数越多越惨淡。 但眼下看却不是如此,郭药师透着一股壕气,那杨大官人也处处透着古怪,不但是宋人装扮,连口音也是宋人,这便叫他不能不多想了。如果他猜测的不错,那可是一个天大的机缘。 纵然那赵宋现如今似也很惨,可再惨也没听说过人家军队饿肚子的,比辽国耶律家强上甚多。至于今后事,那就以后在说,眼下的他甄五臣可没选择的余地。 再说,他甄五臣在怨军中也是一号人物,大家同出一门,投靠郭药师后,融入进去也是不难。可胜过被契丹人拿去做替死鬼。 郭药师是闻言大喜,眼睛里闪过止不住的惊喜。梁山军的情报果然精准,这甄五臣真就是走投无路了。自己还没拉拢,他自个便先软了来。 今日这番举措,便是刘舜仁、张令徽不投来,只甄五臣投效,便是大赚一笔。 而与此同时,稍晚一步来到的张令徽亦是到了营寨前,离得老远就闻到了一股有人的香味。 打马奔过来,就看到两拨人泾渭分明。一拨衣甲整洁,持兵肃立不动;另一拨却是衣甲邋遢,一个个正抱着大碗正呼噜噜的吃喝不停,就是有马队奔来了,都没几个人抬起头来看。 张令徽闻到一股浓郁的酒肉香气。 距离近了,看的更是亲切。帐前架起的大锅中炖煮着牛羊肉,一碗碗肉汤,一摞摞面饼,一坛坛打开的酒水,一盆盆切好的肉食,旁边还放着精盐。“这般阔气,契丹人犒劳自家嫡系军队时也莫过于此。” 郭药师带着刘舜仁、甄五臣和杨林走出大帐相迎,张令徽大步进了帐篷,身后的亲卫也一个个如饿死鬼一样扑向那锅灶处。 不能浪费,但吃喝随便。对于风雪严寒中奔走了一路的亲卫们来说,这真是一种幸福啊。 “小可不才,添为济州人力商行经理。”杨林随口说出了两个很别扭的称谓,但他也没多做解释,这是陆谦亲定下的名号,却是专门给昔日山寨的老兄弟们赚钱的。“这人力二字,顾名思义,便是做贩卖人口也。” 甄五臣三个脸上透出惊色,济州,竟然是梁山军。这似比赵宋更有前途。 “小可与郭将军已往来多次,两边交谈甚欢,可谓是一见如故也。此番听闻郭将军宴请三位,特意厚颜相求之,来与三位将军一见。”这话说着,杨林从怀中掏出几本小册子,不是别的,却正是杨林石秀他们与郭药师‘交易’的规矩,白纸黑字,明码标价。一个匠人可积分多少,一个青壮又可积分多少,妇孺孩童的积分又是多少。同时这些积分能够兑换多少粮食、肉类、兵甲弓弩、器具…… “诸位将军,如是有意,日后还请多多关照。”
杨林打个哈哈,并没在帐中多做停留,三本书册送出后,他今日出头露面的盘算便是完结了。抱拳而去,郭药师四人都出帐相送。 甄五臣已经翻开了手中册子,其内规定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整个说来就是一场人口买卖也。郭药师引着张令徽、刘舜仁、甄五臣三个回到大帐中,把手一拍,自然有人端盘子上来。 “诸位且看,这就是文本中的口粮。一块半斤重,内里不光有五谷杂粮,还有鱼粉虾皮肉脂,以五味调味,经万斤巨力锤之,方成今日之硬块。以罐储之,放置于干燥处,可经年不坏。” 郭药师说着从桌上操起一把匕首,向着那硬块猛刺之,以他之力气也未能透穿。此物处冬季严寒之中,那硬的是真可以做砖头的。 “一块半斤重,砸碎了放入锅中,可饱一兵一日之需。”说罢,郭药师将这种特质的压缩干粮让张令徽三人去看。这种密如砖块的干粮,着实叫三人一阵子惊奇。“果然非万斤巨力锤之,不可得。梁山军竟有如此机巧……”这世间没谁能有万斤巨力,有如此巨力者只能是机械,但是他们绞尽脑汁都想不如这等的机械当时多么奥妙。如此巨力可用在干粮上,更可用在兵甲上。而梁山军已经舍得将这种奇巧巨力花在制造干粮之上,真叫三人感觉到了一股震撼。 自己都想不到的技艺,而梁山军不仅拥有,更富裕到用来制造干粮,这当中的差距也太大了。 “干菜我便不叫三位瞧看了,且来看着罐头。有荤有素,有甜有咸,酸辣皆全,五味俱有。”说着郭药师拔开灌口的软木塞,“只要不漏气,此物亦可储存个一年半载。”稍后还有酒、茶、盐糖,以及刀兵战甲、布匹铁锅,等等杂务,一应俱全。 郭药师一番唱念做打,惹得甄五臣三个,人人眼冒金光,恨不得立刻去野地里圈他几万人来,一窝哄的换成粮食刀兵。更重要的是,这流民难民于他们而言,乃是无本买卖也。“实不瞒诸位,兄弟我与这济州人力商行前后做了几次买卖,我部今岁能如此,皆幸得他们襄助,方才叫弟兄们在这严寒之日有的果腹之粮。契丹人既不将我等当人看,我等又岂能赖之以为生?” “那杨大官人曾说过齐王一言,叫药师听了大有感触。”众人问之,郭药师道:“这一言便是只八个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一种昂然向上的‘生产自救’气息溢满大帐。 他郭药师部岂不就是自己动手,连续捉了好几万人,从杨林、石秀手中换来了大笔粮食物资。只是可惜,那杨石两位大官人始终不曾流露出要招抚他的意思来。可是把郭药师给急坏。 这厮别看在历史上的名声不好,但他在辽金宋三国之间辗转腾挪,纵然背负了“三姓家奴”的称谓,却也每次押注都能站在胜利者一方,此亦是本领也。或者说来,从这一点便可看出他人是颇有眼光的。 那投效北宋时候,赵家实力明显雄浑,他只是没有料到宋军的战斗力会那般的差,内部又那般的荒唐。并且他也借着投效北宋之机,以北宋血肉扩充自己的实力,以至于一遭反叛,北宋河北防线洞开,金兵大举南下,一路如入无人之境。这何尝不是本事眼光呢? 此时此刻,在郭药师眼中,契丹已经积病难返,为时不多也。辽金之间虽占告和平,实则是人女真吃饱了肚子要消化消化,一旦他们把吞吃的整个东京道变作自身的力量,那契丹灭亡之日便也不远了。 可对比女真,那中原之地的梁山军无疑更有优势。女真与梁山军现下似都处在同一状态,大宋的实力甚至还要比契丹要强,可那又如何? 女真人是以蛇吞象,自身体积小,人口少,不可能在短时间里就把整个契丹给彻底消化。也即是说其纵然覆灭了契丹,内部也会有着匆匆矛盾。 而且女真人部族习性仍在,只完颜家的内部就山头林立。熟读中原史书的郭药师,几乎都能看到女真人在势成之后,其内部即将开始的残酷倾轧。 可梁山军呢?从头到尾皆是一人大权独揽,上下维系一心,力往一处使,对比刚刚从部族状态过度来的女真人,优势太大。 更重要的是,那位齐王着实目光长远。不然,杨林石秀二位官人真的就来找到自己? 看看他现下所在位置,胡僧山,距离严州只有数十里只要。乃锦西走廊之北端也。即便日后要退,也必然会处南京道中,处幽云十六州内,只要时机成熟,郭药师举旗一呼,与梁山军里应外合,收复幽云十六州是很难之事么? 这般来,北方胡族没有地势,纵然骑兵再犀利,又能奈中原何? 然而女真人呢?他们会不知晓怨军在辽国的处境?然从始到终,郭药师是没见过一人找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