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第一次亲密接触

一起扛过枪 275 作者羽林卫 全文字数 4877字

学员之间结对子互帮互助,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这事儿难在那八名女学员的分配问题上,谁让她们都是统考生呢?(偷笑) 班里的老油条们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那些统考生自然也不甘落后,双方大有一副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气势。 打,是打不起来的,毕竟教员就在旁边看着呢。 最后还是班花比较聪明,把问题的主动权拿到了女学员们的手里,然后男学员们就傻呵呵的站在她们面前等待点名了。 没错,就因为一个互助对子的问题,老油条和统考生彻底掰了。 区队长一脸傲娇的仰着头,站在人群里像是只骄傲的公鸡,似乎那些女学员已经是他的碗中餐了。 女学员们交头接耳的嘀咕了一会儿,就见到那个最泼辣的女学员率先走到了陈二发的面前。 “我就选你了!” 陈二发当场就愣了,下意识扭头看向班花,却被泼辣女生一把抓住胳膊按倒在地。 那个弱鸡,连个女学员都打不过! 围观的鸟人们发出一阵哄笑声,二发和那个女学员的脸色全都变得红红的,一时间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起来。 后来,他们才知道那泼辣女生叫李萌萌。(名不符实) 有了第一对儿互助对子,第二对、第三对……也就不在话下了。 不一会儿,八名女学员就选好了各自的互助对象,令人意外的是班花选择了张浩,给出的理由是看着比较老实。 周围的学员们又是一阵哄笑声,却也没有了刚才那股子剑拔弩张的架势。 “你好,我叫张浩!” “你好,我叫张馨予。” 旁边的周星星突然插嘴:“哟呵——五百年前是一家啊!” 张浩的眼睛一瞪,说道:“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切!”周星星不屑的嘘了一声,转身去找铁柱聊天去了。 张馨予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调侃道:“你和看上去似乎有些不一样。” “别人都这么夸我,我从来都不会骄傲!” “扑哧——!” “呸,臭不要脸!” 他的面前是张馨予在捂嘴偷笑,背后是王铁柱和周星星两个鸟人在指着他破口大骂。 解决了互助对子的事情以后,教员就让区队长把人带回了宿舍。 临上楼前,展鹏飞一脸骄傲的找到了张浩,说道:“班花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张浩先是一愣,紧接着笑了起来,说道:“你说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你别装傻!”展鹏飞的脸上露出一丝怒气,说道:“张馨予无缘无故的选你干嘛?你难道很优秀吗? 我才是区队长!我才是最优秀的那一个!你别想着搞什么小动作!” “脑子有病吧?”张浩皱了皱眉头,对于这种色令智昏的家伙,实在是懒得浪费时间。 他错开身体,准备从旁边绕过去,毕竟早操过后的休息时间并不多。 可是,区队长却闪身拦住了他的去路,说道:“我告诉你,以后给我距离张馨予远点!” “滚蛋!”张浩再也忍不住,抬手把展鹏飞推到了一边,然后看也不看对方一眼,直接迈步走进了宿舍楼。 “麻的,脑子装的都是大便!” 他用力推开房门,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把屋里的三个鸟人给吓了一跳。 “哎!老四,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啊?” “有条狗挡住路了!”他没好气的嘟囔道。 “谁啊?”周星星一脸茫然的问道,注意力却还集中在电脑屏幕上。 “还能有谁啊?当然是咱们的区队长大人了!” 陈二发轻笑一声,冲张浩甩了个媚眼,继续说道:“老四,我这发型怎么样啊?” 从一进屋,他就发现二发站在镜子前面收拾头发,那一脸骚包的样子跟吃了春药似的,就差把“发春”俩字刻在脑门上了。 “你他么一个三毫米板寸,要个毛线的发型啊?”张浩没好气的怼了一句,连看都懒得看了。 “你懂个蛋蛋!”陈二发收起梳子,拿起一瓶香水喷了几下,说道:“要不怎么说你们几个都是光棍呢!根本就不懂女人心!” “女人?女孩儿好吧?才多大啊!”王铁柱从卫生间里出来,一边系腰带一边嘟囔道。 “呵呵~~!”陈二发冷笑一声,鄙夷道:“要不说老子看不起你们三个土鳖,这年头上大学的有几个女孩儿啊?那他么比大熊猫都少见,遇见一个肯定是祖坟冒青烟了。” 屋里出现在短暂的安静,三个老光棍对于二发的这一番言论全都傻眼了。 过了好一会儿,张浩才说道:“我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的玩意儿!你丫指不定哪天得被班里的那些鸟人给打死!”(二发是对的) “切!”二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我有妞儿,你们呢?” 这话说的让人无言以对! “哈哈哈哈哈——!” 沉默中,周星星突然爆发了,癫狂的笑声差点让人以为他疯了。 “喂,醒醒,天亮了!”王铁柱对着老周的后脑勺就扇了两巴掌,也不怕把人给打死。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周星星眼睛冒着骇人的光芒,说道:“咱们还活着!咱们还活着啊!” “那不是废话嘛?”陈二发撇了撇嘴,嘟囔道:“不活着还怎么泡妞儿啊?” “世界末日啊!” 周星星终于停了下来,认真的说道:“玛雅预言,今天是世界末日,按照他们的说法咱们应该已经死了!” “嗯?”三个人全都冷静下来,很快就想到了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的世界末日言论。 就为了这点屁事儿,张浩还接到了部队的通知,防止造成大规模社会恐慌。 “哎——!”屋里响起一声沉闷的叹息,就听张浩说道:“都是留言惹的祸啊!” “嘟嘟嘟——下楼集合!” —— 上午的轻武器基础学课上,教员背着95式枪族出现在了课堂,引得班里的鸟人们一阵欢呼。 统考生们差点冲上讲台把教员给踩在脚下,一个个的眼睛里都冒起了绿色的光。 那是枪啊! 对此,老油条们一阵戳之以鼻,纷纷赞扬统考生同学们见识广大。 当然,这些并不是重要的事情,毕竟轻武器操作和基础知识已经变成了老油条们的人生经历了。
真正让人关心的是系里组织的社团,包含了音乐、文学、国防军事、历史等,跟普通大学的社团还是有所差异的。 学院之所以提起社团的事情,就是因为元旦快要来了,作为新生的12期学员要为元旦汇演做准备。 这都是教员们的套路啊! 晚上结束一天的课程之后,张浩返回宿舍的时候只看到了王铁柱和周星星两个人。 他笑着调侃道:“二发呢?该不会是没脸见人了吧?” 下午的体能训练,二发竟然在引体向上的科目上输给了李萌萌,那画面太美简直难以用言语来表达。 “他说去图书馆了,我估计就是一个借口,指不定跑哪儿去浪去了。”王铁柱一边开怼,一边开黑,脑袋上带着个耳机,还在不停的呼喊着队友。 这货,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明天是周六,又到了休息日,学员们无事可做,自然是在电脑前一蹲一整天。 张浩愣了一会儿,才说道:“你们玩儿吧,我去图书馆一趟。” 说完,他转身就离开了宿舍。 “哎——这不对劲啊!” “我也看出来了,两个家伙肯定是有事儿瞒着咱们。” “那要不要跟上去看看?” “还是算了吧,老四要是知道了估计能干你一顿!” “呸!他那个弱鸡、额,不对,他怎么能欺负二哥呢?” 屋里响起一声周星星的鄙夷,随即安静了下来。 图书馆里很安静,许多学员都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书,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是还不到闭馆的时间。 学员们不止是12期的,也有前期的学长、学姐什么的,张浩很快就在靠二楼看台的位置找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他径直走到对面坐下,对方就把一本《战术基础学》的书推到了他的面前。 “看书!”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两个硕大的字体。 张浩立刻就明白了,这是他们无声的交流方式。 坐在对面的人是张馨予,至于为什么会喊他到这个鸟地方见面,他就不是很清楚了。 “有事儿?”他在手机上写到。 “没事儿不能找你吗?” 张浩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回应道:“我准备睡觉呢!” “你是猪吗?” “卧槽!”张浩忍不住惊呼一声,很快就捂住了嘴巴,可还是引来一片含怒的目光。 “你丫几个意思啊?” “没事儿!” “你逗我玩儿呢?” “你可以这么理解。”张馨予的嘴角勾起一抹灿烂的笑容。 张浩起身就往外面走,他才懒得去陪什么班花在图书馆无聊的消磨时间呢。 这种傻事儿,估计展鹏飞那货肯定十分乐意。 那家伙被称为清华大学的种子选手,可是从表现来看也就一般般,实在是让人找不到好感。 作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员,怎么肯以让感情左右思想呢? 张浩直接在心里给展鹏飞打上了“不成熟”的标签,这样的指战员只会把兄弟们给害死! “你等等!” 走出了图书馆,身后突然响起了呼喊声,他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张馨予追了上来。 “干嘛?”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张浩看着近在咫尺的班花,整个人彻底的凌乱了。 老子干嘛了? 招谁惹谁了? “班花那么漂亮,怎么会讨厌你呢?”张浩随口应付着,他实在是懒得和班花走的太近,哪怕他们是互助对子。 “你到底有什么事儿啊?直接说行吗?” “我想问问你圣诞节怎么过?” “圣诞节?”张浩撇了撇嘴,回答道:“没兴趣,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呗!” 张馨予的嘴角很明显抽搐了几下,强挤出一丝笑容,继续说道:“那社团的事情呢?” “我准备加入文学社,怎么着也算是上过大学的人了,总得给自己留下点念想啊!” 说道社团的事情,张浩的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张馨予的眼睛一亮,说道:“那我也加入文学社,其实我很喜欢看小说的,比如《一起同过窗》。 我还准备加入舞蹈社,我从小时候就开始学芭蕾舞了,还拿到了国家一级的认证书。” 张浩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关于小说,他是一点都不懂;关于舞蹈,他会的只有大秧歌。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在几年后有种叫做“广场舞”的舞蹈风靡了全中国……。 他只想知道,张馨予的事情跟他有什么关系? “好!挺好!”他假笑着点头,想要快速脱身离去,就问道:“你还有事儿吗?” “有啊!”张馨予似乎是有备而来,问题层出不穷,直接说道:“教员让我们组成互助对子,我的军事素质很差,所以需要你帮我!” “那你说吧,都有什么问题?”张浩也看出来了,想溜是溜不走了。 “我体能差,跑不动啊!”张馨予一脸认真的说道,“以后体能训练和军事训练,你得带我!” “凭什么啊?” “教员说的!这是命令!” 张浩一脸痛苦的无助了脑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图书馆的门前的小路边上。 这个坑,简直太深了,他几乎看不到头顶的天空。 他并不知道的是,就在图书馆的某个角落里,陈二发已经拿下了李萌萌的一垒。 等到天色黑暗,路灯亮起的时候,张浩才从班花的手里逃脱出来。 学院的执勤哨兵已经上岗了,不过是大二、大三的学长们,双人游动哨看上去还颇有几分样子。 他在班花的强烈要求之下,去了一趟女学员的宿舍,差点被学姐们给怼死。 等回到了宿舍以后,就看到陈二发正坐在椅子上回味着什么,而老周和铁柱则一脸审视的模样看着他们。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老实交代,今晚干什么去了?” “泡妞儿去了啊!”二发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鄙夷道:“难道泡妞儿还需要进行汇报啊?” “那你呢!”三个人随即把目光落在了张浩的身上。 “我去问社团的事情了,你们都加入什么社团啊?” 张浩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三个鸟人全都愣住了,紧接着就听他继续瞎掰道:“元旦学院的汇演你们有人出节目吗?这可是咱们大一的第一次集会啊!”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