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人在何方

颜值就是正义 399 作者小时光恋曲 全文字数 2866字

他满不在乎的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因为迪奥的裁剪紧致,稍有些艰难的侧身完成这个动作,妮妮颇为羡慕。 她的衣服若是沾了尘土,她连蹲下来都相当艰难,更别提挥开了手拍土,这种贴身礼服,从穿到脱,都需要别人帮助。 “那就这样了,”林平之比出一个电话的姿势,“以后联系。” 留下一片坐干净了的大理石板,走得干脆利落。 风中只剩下渐行渐远的深蓝色背影。 妮妮下意识触碰林平之坐过的地方,满是余热。电一样从指间传到心底,心尖发颤,胸口发麻。 又看旁边稀疏的沙土。 她抚摸着看了一眼,手中的触感告诉她的确这里不干净,仔细揉捻,似乎还有些许动物的蜷曲毛发。 水池边并非光是生的好看,这里是活水,抽干净了又能再流,池水中有鱼,少有人过度开发,生态环境极佳,因此不仅吸引了大鸟,池底下还有乌龟,体型硕大…… 但她忍不住跺了跺脚,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表现,失去了机会。 坐bian上就坐bian上,堂堂正正的坐下去,都这样了,还求什么干净? …… 林平之之所以离开现场,也有天仙的原因,天仙现在和他是穿一条裤子的人,全靠着他,他得把最新消息告诉天仙,商量一番。 这女人自己的团队,是搞不到这些消息的,劳力士不告诉他们,这辈子甭想晓得分毫,消息还不如狗仔卓炜灵通。 但进来一望:整个会场金碧辉煌,人头攒动,临近几人因为林平之的出现有些兴奋的瞪大眼睛,大帅比一边点头示意,一边在人群中寻找天仙。 刘母今天也来了,交际花,她就是错不了这种场合。 传言二世祖也来了不少,这些劳力士在大陆的VIP客户资源是公司的忠实拥泵,正是询问过这些人的意见,大牌才发现核心用户并不反感林平之代言奢侈品。 一定要找代言人的话,百亿富豪显然比那些lo比来得让人满意。 “林先生——” “诶,你好,你好。” 林听见了招呼声,便稍微热情的回过去, 他一路上见到的公子哥儿,多是热情带笑,没一个当面给脸色的,最多不过想强行参与投资他的电影,分一杯羹,这种笑面虎,林平之一般都请出了华影的三爷和pony马帮忙,这两位都不行,大帅比只有自己认栽,因为惹不起。 Pony马自己都花钱消灾,何况大帅比自己。 从东南角的入门口,一直到另一边,没见到刘天仙的身影,这很奇怪,因为天仙向来是宴会的中心,甚至比林平之更受欢迎。 人潮拥挤,周围泛着隐隐约约的杂声,流水一样灌进了耳朵,嗡嗡作响,视野逐渐缩小至光怪陆离,林平之靠在自助餐桌旁的椅子回忆, 忽然发现今天,从庆功会的一面之后,他就再没有见过刘天仙,当时这女人莫名其妙看自己一眼,然后笑嘻嘻的提着裙子跳下中间的舞台,溜了。 当时以为她是犯了三急,然而并非如此。 林平之摸了摸鼻子。 现在庆功会应该是要完了。 林平之看自助餐上的残羹,端着红酒的侍者从他旁边走过,大帅比拿了一杯润喉,注意到他拿的是最后一杯。 绿水鬼显示,现在是晚上十点。 明天林平之有一档节目访谈,他已经备好了台词,来自于央妈,《开讲》,小撒主持,呆京城的这几天团队接了不少通告杂志拍摄,也算是给劳力士应和,因此和天仙数日碰不着面,本以为今晚上天仙会留下来,和他研究诗词歌赋,看海鸟和鱼如何反复相爱。
难得,天仙竟然提前走了,没他腻着缠绵。 大帅比抚摸胸口,汩汩灌了一杯酒漱口,全吐在酒杯中,有些难受。 没问刘天仙,因为林平之觉得,这样显得他好像很挂念这件事情,不,他当然不挂念这件事情。 他从人群中找了刘母,这女人正在兴致勃勃的听所谓的大老板——一个身价十来亿的小公司传媒老总讲述自己的发家史,大帅比走过来略显强势的道了声:“不好意思,我找刘阿姨有事。” 动作可能太直白,硬生生分出人流,腾出道来。 十亿富豪极不爽的看了林平之一眼,正好对向林平之爽朗笑容,他没作声响。 林平之耐着性子,又拱手说了声:“不好意思。” 给刘母使了个眼色,然后不管不顾的带人离开了中心,走到角落,之前欢声笑语的人群面面相觑。 十亿富豪自嘲一笑,林平之已经给足了他面子,算不上折辱。 何况他也是泛娱乐行业的富豪,否则刘母也不会这么上心,现在林平之来了,自然是跟了林平之。 冯大炮先前在华宜上市的时候,当时所持有股票总价达到两个亿(2009),于是在股票交易所瞪大了眼睛乡巴佬一样的傻笑,接受采访兴奋道:“我就跟着华宜干,我冯大炮这辈子就跟着王忠军干!” 当时不过两亿,就能让冯大炮兴奋地打摆子。 而林平之身家高了这位十亿富豪十倍以上,他能告罪两次,已经是修养极佳。 “我从品牌方得到消息,需要联络刘天仙这边的团队炒作,划定界限……”林平之说话一直盯着刘母,他知道刘母是天仙团队的掌舵人之一。 “为了达到预定的宣传效果,双方必须尽可能的配合,实际上我们炒作的穿戴,约会的店面,开车接送的车……一切都可以得到赞助,我觉得有必要在最近谈妥,因为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相关操作我们已经进行了不少次,我们很专业,但这仍然需要我和她本人的同意,等会儿还有一个大合照,但我现在没找到她……” “她去了哪儿?” 林平之问道。 刘母显然听了很久的天书,这时候终于恍然大悟答道:“她去了魔都。” 然后话锋一转:“林总,我们能得到什么东西……”她有些尴尬,极力不想让自己显得过分市侩,结结巴巴道:“就是,我知道这是互惠互利,茜茜和你在一起炒作,也是需要很大风险的,毕竟你那么多粉丝……” 林平之挑眉:“所以才需要长驱直入的深入探讨,你刚才的问题还没回答清楚。” 刘母茫然道:“您说什么?” “我说刘天仙去魔都干了什么?她好像是很急的样子。” 刘母偏着脑袋,略作思索后用犹豫语气道:“好像是她要去买一匹马,我不知道,那匹马已经很老了,虽说是赛马,产的崽也没人要,卖不出价钱,说实话家里现在真的没办法养下来,不过她很喜欢,我管不了她。” “什么马?” “我不知道,应该叫,丘什么……”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