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惊圣教派,正气天碑_仙魔大红楼_作者:浪漫青蛙_书书网 - 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第六百五十八章 惊圣教派,正气天碑

仙魔大红楼 658 作者浪漫青蛙 全文字数 3495字

表决很简单,青藤悬挂的崖壁变成了一片分成两半的水幕,左边是淡青色的很是典雅,右边是淡蓝色的看起来特别舒坦。要是左边的卷起来,就是同意给予自己锁心石,右边的卷起来自然是不同意了。 淡蓝色的水幕哗啦啦的上冲了一多半,淡青色的水幕却是没有动弹,宝玉看了看屈原大祖,发现屈原很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也格外得慌。 到了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除了屈原大祖还没表态以外,三位圣人和二十五位半圣全都不愿意给自己锁心石,按照表决的规矩,屈原大祖怎么做也都无所谓了,对宝玉笑了笑,随手投在了‘不同意’的选项上。 淡蓝色的水幕直接卷到了顶,随后,两块水幕一起崩散,天隐圣人指了指恢复原样的岩壁,对宝玉道:“明白了?你根本没法成就大儒文位的,我等不可能让你浪费锁心石这样顶尖的宝物。” “明白了。” 宝玉轻轻点头,心里乱成了一团没有头绪的麻线团。 倒不是怨懑或者怪罪,自己是来求取宝物的,圣人们给了是看好自己,不给也是理所当然,东西不是自己的,宝玉才没有那么小气。 可是, 唯独有一件事, 所有的圣人和半圣都不愿意给自己锁心石,换句话来讲,天隐圣人没说假话,所有人都认为自己绝对成就不了大儒的文位。 这点就很伤人了,别人的潜力根底比自己弱了很多,却有那种成就圣人文位的可能性,自己的潜力根底深厚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然而,也只能在大学士的文位上停止下来。 大儒, 半圣, 还有……圣人。 后面还有三个文位,就算自己修行到最厉害的程度,也弥补不了三个文位的巨大差距,难道一定要向天隐圣人说的,自己要做半圣以下的最强者吗? 半圣以下的最强者,也还不是圣人。 对圣人来讲,仍然,只是一种上不了台面的蝼蚁。 不甘心,完全不甘心! 宝玉咬紧了嘴唇,有血丝渗出来,一字一句的问:“为什么,凭什么说,我成就不了大儒的文位?我知道策论杂了很难成就大儒,但不知道会是完全的不可能!” “你既然是大学士了,本圣就说给你听。” 天隐圣人也很无奈,文人就是这样,不达到一定的高度就不能知道更高处的风景,知道了也没法理解,甚至很可能局限了一个人的思维,从而陷入永远没法成圣的怪圈里去。 圣人是怎么成就的,就连圣人自己都不清楚,然而盛唐曾经有一段时期有很好的教育各家的弟子,告诉不可能弄杂了策论,告诉不可能怎么样怎么样,然而那一段时期是黑暗的,盛唐足足三千年没人成圣。 所以,在宝玉书写策论的时候,圣人们还抱着宝玉能弄出‘中心观点’的希望,宝玉不清楚的是,在他停止神念金人的脚步的时候,有多少圣人扼手唏嘘: 这世上,少了一个必然成就大儒,而且有可能成圣的人物了…… 天隐圣人盘膝坐下,别的圣人和半圣也随意的席地而坐。 等宝玉同样坐下了,天隐圣人认认真真的道:“天地间是有规矩的,各国的法令和天子的喻令,这些都有明文的讲究。守规矩会怎么样,不守规矩会怎么样,全都写得清清楚楚,可是,在这些规矩的上面还有天地自然的法则…… 为什么需要呼吸,为什么需要吃饭,为什么需要穿衣,春夏秋冬冷暖四季是怎样的变幻而成,进士就能摸清、理解,甚至可以用自己的道理把这些给粉碎掉,但在更高的一层上还有无数的规则道理,连圣人都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却不明白,这到底是因为着什么。” 宝玉有点明白了,震撼道:“策论杂了不能成就大儒,这也是其中的一个?” “没错,李太白虽然潇洒风流,本心和策论都是那种随心所欲的做派,这点算不了什么,就算策论的中心是那种下九流的道道,只要够单纯,实力到了也能成就大儒,可是李太白……” 天隐圣人唏嘘的道:“你应该发现了,李太白的潇洒风流中藏着对许多女子的愧疚,雪樱儿的母亲、白狐娘娘等人是男女之情,还有对待子女方面的想要照顾却放不下自己不羁的生活方式,他用‘洒脱不羁’的观点写的策论,书写的时候却忍不住把内心的情绪写了出来,前后矛盾的策论没有统一的观点,他就没法成就大儒的文位。 而你,和他一模一样,你的策论都很有用,但也同样有完全不搭调,甚至有很多前后矛盾的地方。” 宝玉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 天隐圣人叹气道:“你不可能成就的大儒的,所以别白费功夫了,留下精力把重点放在提升自己的实力上。你的潜力根底很强,等到了大学士的顶峰,也能和李太白一样轻易的斩杀大儒,如果有类似的这种精妙绝伦的文章,说不定也能在半圣的手里逃得性命。回去,好生提升自己的实力吧。”
“我会回去。” 宝玉还是点头,手指在地上划哒出一个接一个的横杠,划得那么认真,就好像最早练字的时候,又好像是酒楼的大厨在烹饪一道完美的菜肴。 他全神贯注,把地面划出了一道接一道的横线…… “你在写什么?”屈原半圣第一个开口。 “这是个‘一’字。” 宝玉轻轻的笑:“诸位圣人不肯给我锁心石,这是应该的,晚辈心里清楚,不会有任何的心怀不满,但咱们做文人的从不甘于天命,想当初先贤吸纳道家‘遁去的一’的道理,就是因为如此。晚辈先行告退,之后,会成就大儒给诸位看。” 天隐圣人闻言,冷喝道:“痴儿!大话谁都会讲,而你现在,连教派都组建不成!” “谁说宝哥儿组建不成教派了?” 突然,后方的虚空走来很多的身影,香草和美人两位大儒走在最前面,对圣人们行礼,很赧然的道:“诸位先贤要求见我雅门圣人,这,晚辈不敢拦,也不敢先通传了。” “无妨。” 屈原轻轻的笑,对刚才说话的那人道:“原来是安于贫贱只为讲学的管宁兄,东汉覆灭你没出现,武圣时期整个破灭你也没有出现,今个怎么不喜欢寂寞了。” “没办法,欠人情。” 管宁穿的特别简单,身上的是粗布长袍,踩着的也只是磨烂了边角的普通草鞋,长得也很平凡,唯独头上很高的漆黑的帽子,让他看起来和别人不太一样。 管宁看了眼宝玉,对宝玉笑了笑,又扶了扶头顶的黑色高帽:“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好句,写得管某汗颜。” 说到这里,管宁对宝玉弯腰拱手,朗然道:“乡野一白衣管宁管幼安,区区不才,现在是半圣文位,愿意为碑主组建大儒教派,以半圣的文位,可以代替锁心石职掌十条策论观点。”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碑主把瑛与张良张大贤人写在了一起,苏武真个消受不起,然而以苏武的能耐,代替锁心石掌管剩下的策论观点还是足够的。” “董狐的能耐不大,但是以春秋笔法镇压教派根基,倒也不算难事。” “好吧,你们都厉害,我这个齐国太史的残魂,加上两个弟弟的残魂,就只能在教派里讲学罢了,嗯,做个夫子就好。” “格老子的,我严颜做护法,碑主,改天帮严颜把我家军师救出来啊,我家军师可是‘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你在正气天碑上写过了!” 半圣管宁? 汉朝苏武? 先朝晋国、齐国两国太史? 武帝严颜? 更重要的是……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这是说的诸葛孔明?武圣时期就能以文人之身,统领无数武圣的的强悍妖孽? 而这些…… 想起‘碑主’两个字,屈原、天隐圣人、铁瀑圣人,所有雅门的高层一起惊叫了起来:“贾宝玉,你书写出了正气天碑?” “是。”人都来了,宝玉只能承认。 天隐圣人沉默了半晌,摇头道:“好好好,这样教派是能建立起来,但是管宁兄,宝哥儿还是成就不了大儒的文位,你身为半圣,应该清楚这件事情。” “事在人为,正气天碑也只是传说,碑主能弄出来这个,管某相信碑主也能打破天地的铁则。” “很难。” “没难度,那管某出来也没意思了。” “好,正气天碑是我文道最顶尖的盛事,我雅门也不会小气。” 天隐圣人想了想,看向屈原大祖,苦笑道:“您在表决的时候选择了反对给予宝哥儿锁心石,就是想给宝哥儿一定的补偿了?天隐附议,顺便,提议多给一些。” 在宝玉还有点迷糊的时候,天隐圣人挥动袍袖,周围就出现了无数的光点,宝玉的君子剑和黄玉砚台也飞了出来,瞬间吞纳了无数的光点。 而那无数的光点,宝玉看清了,全是城不易级别的利剑和砚台! 一个呼吸, 两个呼吸, 三个呼吸! 仅仅是三个呼吸的时间,君子剑蓦然变成一片光亮的银色,银得纯粹,纯粹得耀眼,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君子剑达到了城不易的级别! 而黄玉砚台四周小巧的鳌首变成了金龙的头, 利齿森森, 却又不乏细腻和柔和, 同样的,也是城不易级别的至宝砚台! 天隐圣人长吁了一口气,消耗不小,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笑道: “半圣镇教派,太史做根基,宝哥儿,你这教派让本圣开了眼界,所以…… 区区薄礼,收下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