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5章 风波亭 上

天下豪商 1415 作者大罗罗 全文字数 3431字

天下豪商 襄阳,康王府门口,已经堆起了街垒。王府内各种名贵精致的家具摆设已经堆积在门口。批了铁甲,戴着头盔,拿着弩机或是重型滑膛枪的王府护卫,现在就依托着着些街垒开火射击。 枪声已经在襄阳府内城各处响起,仿佛一场大战,正在城内展开!现在正督军进攻康王府的是襄阳这边的头号悍将,岳家军的少主岳飞。 在得到了太上皇赵佶包围康王府的旨意后,岳飞立即率领7个营的岳家军步兵,从四面八方涌向康王府。而护卫康王府护卫营的营将牛皋反应也是够快的,岳家军才到王府门口,牛皋已经带着部下把街垒搭起来了。 牛皋是汝州人士,年纪比岳飞大得多,今年已经39岁快40岁了,是在开封新军组建的时候走了点门路投进去的。后来在河北抗辽作战中有点微功,被推荐上了武学学宫,毕业后也当了一营之将。后来被归在宗霖的部下,到了襄阳这边又成了康王赵构的护卫营将。 看见岳家军如潮水一样涌来,这位牛大营将一点也不怵,马上下令火枪兵开火,打响了“康王府之战”的第一枪。 岳家军也不含糊,立即就组织排枪还击,同时也开始搭建街垒。两边就隔着200余步,一排排的打枪了! 200多步?没错,差不多300米!两伙人隔那么老远在开枪……啊,近了会打死人的!都是荆楚军的同袍,打死了多伤感情?远远的放枪,听个响就够了。反正赵佶、赵构两父子都胆小,不可能到一线观战的。 看到前线形势“还算稳定”,牛皋就喘着粗气向赵构所在的王府大堂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喊。 “不好啦,不好啦,大事不好啦……太上皇的兵马杀过来啦!” 他的嗓门也够大的,远远的就传进了王府大堂,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阵紧似一阵的排枪声。 大堂里面,康王赵构整个人都吓瘫了,坐在一张椅子上发抖,说话都不利索了。 “这这这……这是误会啊!是误会……” “孤王,孤王不做襄阳王的……孤王是孝子!” 赵构原来是被冤枉的!虽然他大哥赵桓很看重他,排了御史中丞秦桧带着密旨突然到来,封他做襄阳王,天下兵马副元帅,京湖、江南宣抚大使什么的。 但是赵构并没有接旨……他是孝子,而且也不是笨蛋。襄阳城内还是太上皇势大!赵构根本没有什么心腹,连王府护卫营将牛皋都是荆楚军的人。 怎么一个毫无根基的王爷,凭什么夺了太上皇的权? 所以他根本不敢接秦桧的旨意,还让人把秦桧五花大绑了,要送去给太上皇发落。 可是这边刚把秦桧捆结实,那边枪声就传来了。 看到牛皋满头大汗的跑进来,赵构仿佛见了救星,一指秦桧就对牛皋说:“牛营将,快些将这个离间孤王和太上皇的贼人送出去……” 牛皋看了一眼给捆起来的秦桧,秦桧倒是一点不慌张,一副大义凛然的嘴脸。 听了赵构的话,只是哈哈大笑:“大王,都什么时候了,还指望太上皇饶你吗?如今之计,只有据守王府,死战到底!” 死战到底…… 赵构狠狠瞪了秦桧一眼,心里那个恨啊!如果不是秦桧来传劳什子圣旨,他还在舒舒服服的给太上皇当孝子。将来太上龙驭宾天了,他就能继承荆楚王府。 虽然不是皇帝,但也是一方霸主! 现在可是惨了,太上皇发兵来打,那是不顾父子亲情来要命了! 赵构想到这里,跺了跺脚:“牛营将,快点把秦桧给本王押出去!” 牛皋一脸忠厚地看着赵构,“大王,秦中丞是朝廷的天使,您把天使捆了送给攻打王府的反贼,岂不是……造反了?” 造反? 赵构额头全都是汗了,挺大的个子,却瘫软在椅子上发抖。 现在真是里外不是人了……不把秦桧交出去爸爸不放过他!把秦桧交出去哥哥不饶了他! 他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呢? “天日昭昭啊!”赵构拍着大腿,一边哭着一边自言自语,“孤王这是跳进长江都说不清了,这可怎么办?” “大王,”秦桧劝道,“还是死守吧!” 死守?守得住吗? 赵构看着牛皋。 牛皋拍拍胸脯,“大王放心,末将一定死战到底!” 赵构长叹了一声,眼泪哗啦啦的流着。 …… 赵构流眼泪的时候,赵佶也在哭! 他是因为儿子不孝而哭。 岳飞刚刚派人来报告,说赵构坚决不肯让步,不肯退回赵桓的圣旨,还以襄阳王,天下兵马副元帅,京湖、江南宣抚大使的名义给岳飞下命令,让他停止进攻,并且调转枪口去打太上皇!
赵佶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生出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哦,赵桓和赵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个就知道抢班夺权,压根不顾父子亲情。 “太上皇,康王府非常坚固,光靠步兵很难攻破,如果要尽快打进去,就得动用大炮了!” 一旁的岳和又提出了糟糕无比的建议!要在襄阳城内动用大炮……父子开战已经够糟糕的了,还开炮!真是丢人现眼到极点了! 另外,丢人现眼还是小事儿,更严重的是荆楚军军心的动摇!荆楚军真正的骨干是昭义军和部分河北军!这些人严格说起来不是朝廷嫡系,而是藩镇军。虽然掺进去20000余宗子军是赵宋王朝最心腹的武力,可是这些宗子军能见得了赵家父子相残吗? 赵宋以孝治天下,家法素来严谨,父子兄弟相残的事情,至少明面上没有发生过!当然了,通常也没有这个条件——赵宋皇家的嫡系连着几代都子嗣艰难,想要父子兄弟相残都没这个条件不是?比如真宗皇帝就一独苗仁宗,残什么呀?弄死了谁接班?仁宗更苦,一个儿子都没有!英宗好一点,有仨儿子,不过儿子还没长大,他就先挂了,跟仨小屁孩有啥好闹心的?接下去神宗倒是儿子多些,可也没等儿子们长大,他自己也崩了!然后哲宗皇帝也没儿子,就不说了。总算到了太上皇这辈能生养,马上就“最是无情帝王家”了!祖宗江山都败坏到这种地步了,你们一家还斗个没完没了......大家伙都觉得你们对不起祖宗啊! “岳和住口!”老蔡京已经怒喝起来了,“太上和康王是父子,纵有误会,也是可以说清楚的,怎么能开炮?” 岳和嚷道:“可是,可是襄阳诸军现在只有我岳家军动了,其余诸军都在观望!如果迁延不决,极有可能会生出变故啊!” 还有变故…… 赵佶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眼前一阵金星直冒,嘴唇哆嗦着:“他们,他们,朕待他们不薄啊……” 老蔡京摇摇头道:“太上,若是外敌来犯,他们自会为太上战,可是康王殿下……这可真是不好办啊!” 的确不好办,父子相残,打死谁都不好。 赵佶死了,就等着赵楷、赵桓两个孝子来为爸爸报仇吧。 赵构如果给干死了……也不会落好。赵佶现在活着还好,如果什么时候死了,你让杀赵构的凶手投靠谁去?赵楷、赵桓这两个六亲不认的主儿会喜欢杀他们弟弟的凶手?早晚把你给害了。 莫名其妙打起来的“康王府之战”,进行到现在已经有点尴尬了。 岳飞的6000大军将康王府团团围住,一个劲儿的放枪,就是打不下来。 与此同时,襄阳府的其余各军,则都按兵不动,无论赵佶怎么催促,都是一副坐着看戏的姿势。 而赵佶又死活不肯动用大炮打儿子——父子相残已经贻笑大方了,还用大炮打的话,那可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父子之间的战争,就这么拖延着。赵佶、赵构两父子都是半步都不肯退让,而攻守双方也不来狠的,就是隔着200步放枪,也不知有没有装子弹?反正听着挺热闹的。 就这么一直拖了十几天,让赵佶、赵构两父子更加下不来台的消息传到了襄阳府——长安和江宁的两位孝子,都把部队派到荆楚边境了。 赵桓、赵楷都是孝子,当然都打着讨伐逆子奸佞赵构的旗号。 至于在打什么算盘,用脚后跟也想得明白了。 “太上,事不可为了!” “太上,南北大军同时逼近,襄阳诸军人心浮动,事情已经不可为了。不如再退一步吧!” 出面劝退赵佶的,是襄阳府城内的两位巨头,韩肖胄和宗泽。 他们这些日子一直静观局势,到了现在,也没有办法再置身事外了。 赵佶也心力憔悴到了极点,事到如今,襄阳府真的是呆不下去了。 “也罢,”赵佶叹了一声,“朕都快被这三个逆子气死了!去给岳飞下旨,让他别打了……朕明日就启程去成都!不再管他们的事情了!” 赵佶的退让,为襄阳城的康王府之战画上了半个句号。 之所以是半个,是因为另外半个句号,必须由长安城的赵桓和滞留襄阳的秦桧,还有精忠报国的岳飞一起来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