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天下第一医馆 430 作者贵族丑丑 全文字数 3175字

酒菜备好了,六尊大能却是没有饮酒的闲情。 墨白也不勉强,任他们告辞离去。 陆寻义来到他身边,见他神情不喜不悲,看不出什么来,不由小心问道:“六爷,方才与那六位谈的如何?” 墨白摇了摇头:“国朝这么多年来恩威并施,各种手段都用尽了,也没能让他们屈服。只凭我们这三言两语,又怎么可能让他们当场就范?” 陆寻义面色微沉,眼眸抬起沉声道:“六爷,既然二山四门那边非要顽抗到底,那咱们要不要直接出手,如今上清山一脉还有残余势力,咱们收拢之后,再凭六爷您如今在道家的威望,恩威并施之下,也定能在二山四门身上咬下一重口,届时至少咱们手底下也有些底气……” 墨白闻言,否定道:“不急,他们没有当场答应,但也没有完全回绝,再等一等!” 陆寻义闻言,微微沉默后,抬起头来看向墨白:“如今国朝与各方势力的谈判已经全面展开,虽然目前看似各方面的分歧都还很大,谈判陷入了僵持。但各方首脑,不可能长时间滞留京城。所以接下来若是不出意外,为了尽快促成首脑会议的举办,僵局持续不了太久了,很快就会被打破,如果在首脑会议之前,还不能解决道门的问题,届时我们将会很棘手!” 墨白没有出声,站起身来,负手走出厅外,望向远方皇城方向。 陆寻义说的不假,国朝与各方的谈判,其实早在墨白与梅清风一战之后就已经完全展开了。 不过目前讨论的主要还是一些务虚的话题,比如联合统属之后,各方的名分问题。 具体来说,就比如国朝坚持不承认林氏的南国政权,而林华耀却是死活不从了,非得以独立自主政权的身份,与国朝平等对话。 然后就在这里不断拉锯, 国朝退一步,要给林华耀授官! 而林氏方也退一步,愿意公开承认,此次联合抗蛮,国朝才是唯一实际话事人。 国朝表示,逆贼好大的口气,还用你来让? 这话事人的位置,只要我国朝不答应,谁敢坐? 南军则表示,南军上下数十万兵,只要我们不答应,你国朝又有哪位将帅能指挥得动? 总之,东拉西扯一番,问题丝毫没有进展,最后又回到原点! 在这等对国朝与林氏双方来说,是寸土必争的重大关切问题,明王府却是不关心的,所以一直都有派人过去,却也只是旁听。 可是当这些问题解决之后,一旦到了首脑会议时,墨白却是不能只做旁听了。 比如战区划分、兵员编制配给、将领人事任命、武器装备配给、后勤粮响安排、包括道门势力随军出征的人员划分…… 这些都是决定这场国战成败的重要因素,在这些事情上,墨白有自己的见解与安排,他不可能放任不管。 然而,单单凭他现在的分量,想要插一脚能说上话,恐怕不可能。 说白了,明王虽然战败了真人,名头响亮,如今在道家之中,可谓有着当世第一人的盛誉。 但这也不过也只是有了一个镇国的名声,多了一张可以参与进这等大事的通行证罢了。 真正来说,他现在说话,还没有玉清他们有分量,毕竟人家虽然实力未必如你,手下却有能够真真切切的影响到国战的实力。 一旦战起,他们手中的道门人手,各方势力就都得用到。 想要用他们的人,就必须得他们配合! 如此一来,有所求,自然也就没人敢忽视了。 说到底,最终你想要说话有多大分量,就必须得在这场国战中,有多少利用价值。 墨白之所以要拿下二山四门,也正是为自己能够说话有分量,而加重筹码! 而且必须是在首脑会议举办之前,为自己能够角逐这场谈判,而加重筹码。 陆寻义的意思很明白,距离首脑会议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总不能坐等二山四门自己答应,如果他们顽抗到底,不肯就范,到时候未必还来得及收拾他们。 墨白想到这些,最终却还是开口道:“还是再等等吧,不到最后一步,谁又能甘心走下神坛,他们还要再挣扎一下的,也是正常的。现在如果直接朝他们动手,撕破了脸皮,他们毕竟都是道门一代巨头,到时候就是想向我们妥协,也没有台阶下。” 既然墨白决定了,陆寻义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问道:“殿下觉得,他们最终会向我们低头吗?”
墨白心底还是有把握的,但也不敢说定数,轻声道:“若是不出意料,他们出了明王府的门,接下来,肯定会拿我们明王府来做挡箭牌。他们会放风出去,说受形势所逼,已经准备倒向明王府了,企图以此威慑其他势力。” “如今各方势力的野心已经完全被挑了起来,要借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多捞好处,道门之前已经拿倒向国朝来威慑各方了,都没能成功,如今还有这么做的必要吗?”陆寻义微微摇头。 “并不一样,倒向国朝的威慑之所以没能成功,那是因为谁都知道,道门这些年来与国朝之间已经仇怨太深,就算他们倒向国朝,陛下也不可能会信重他们,他们得不到什么好下场,所以各方并不相信他们会这么做。但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否认,这种威慑还是有作用的,可能性再小,各方也都还是忌惮,收敛了一些不是?” 墨白眼中精光电闪,沉声继续道:“而我们明王府毕竟与国朝不同,说到底除了上清山一脉,其他二山四门与我们明王府的仇怨并不深,而且我本身还是道门巨头之一,对道门来说,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两权相害取其轻,带领二山四门,直接倒向我这边,完全是有这个可能的。” 说到这里,墨白又看向陆寻义:“如果没有这个可能,我们又怎会想要收服他们?” 陆寻义一愣,随即也知道自己问了个确实不够聪明的问题。 不过,随即却是神色一凝,明显担忧了起来,道:“既然如此,那么这样一来,他们岂不是就当真能用我们明王府来稳定住局面了?莫非他们故意来这一趟,就是起的这个心思不成?” “火已经挑起来了,想要完全杜绝各方的动作,肯定不可能。但拿我们做挡箭牌,作用肯定还是有的,至少能让各方越发收敛一些,这样道门那几位也就能有喘口气,再想办法重新收拾局面。”墨白说起这话,眼中却是并不慌乱,淡然无比。 陆寻义闻言,心中越是发沉。 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明王府空忙一阵? 等了这么久,连上清山一脉都放弃了,结果无功而返,最后反而还帮了对方来稳定局势。 任谁,在情感上都接受不了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实。 可正要抬头问问,既然殿下明知如此,今日又为何还要给这个机会与他们见面,让他们有机会拿明王府来当挡箭牌? 但眸光在墨白脸上一扫,却见他毫无担忧之色,满脸淡然,不由将话又咽到肚子里。 殿下这么做,必有原因! 突然,他眼中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却是哑然失笑道:“这也不过是竹篮打水罢了,任凭他们去长袖善舞,其实却根本没用,只要我们公开否认有与他们洽谈此事,那他们恐怕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嗯?”墨白倒是被他的话弄的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我们为什么要否认?” 陆寻义见他神情,有些迷茫:“殿下不是想要借此契机,让各方势力越发肆无忌惮,逼得他们走投无路,只能下定决心倒向我们吗?” “说逼得他们下定决心,倒是没错!”墨白点点头,表示肯定,但紧接着又摇头道:“可是道门那几位也并非泛泛之辈,他们会考虑不到我们随时可以否认吗?既然他们敢这么做,那就说明他们确定我们明王府不会否认。” 说到这里,墨白看着陆寻义认真道:“你记住一点,咱们已经不是在明珠掣伏暗处的时候了,到了如今这等层面,私下里,计谋千千万都可以。但一旦站在了台面上,说出去的话,就要做好负责任的准备。因为,不管我们说什么,肯定会有无数人把我们的声音放大,到时再想把话吞回去,那就是自扫威严。我们公开否认要接纳道门,是可以将道门逼的更乱,但同样也就自绝了收服道门的机会,这是两败俱伤的事。” “属下谨记殿下教导!”陆寻义闻言,也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的话错了,连忙躬身抱拳认错。 墨白挥挥手,让他起身,继续道:“其实我们根本不需要去否认,反而,站在我们的角度,他们公开表露出想要靠向明王府的意思,本身就并非一件坏事。” “属下愚钝!”陆寻义躬身抱拳请教。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