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 决堤放水

灭明 879 作者蓝盔十九 全文字数 3483字

开封城东北的朱家寨,是黄河在开封附近一处较大的码头,原先有民船摆渡过往的行人,但天命军第三次包围了开封之后,骑兵常常在大堤上巡游,摆渡的百姓早就跑了。书书网 更新最快 除了山东总兵刘泽清两次派兵渡过黄河,在朱家寨登陆,此处的码头暂时荒废了。 刘泽清部在朱家寨扎过的营帐,早已被天命军的士兵拆除,但战场上还留着一些残迹,仔细寻找,还能找到一些残破的衣物、甲胄和断裂的兵器。 最近一场大雨,加之上游来水,致黄河水猛涨,明军原先扎营的地方,已经被淹了一小半,剩余的大半,也因为雨水的冲刷,残迹大半被黄土掩埋,不知道数百年之后,将遗留的物件挖出来,会不会成为战争古籍? 暗夜无边,淡淡的月光透过稀疏的树影,地面上显得斑斑驳驳。 巡游了一日的天命军骑兵,早已进入营帐休息,再也听不到杂乱的马蹄声。 朱家寨码头,却有一艘小舟悄悄靠近,船桨轻轻落水,细若无声,到了水下,方才发力,小舟猛地向前一窜,顺水滑行十余步。 小舟悄悄靠岸,禁止片刻,方才有四五人登陆,都是手持腰刀,瞬息分散在各个方向,隐没于暗影中。 忽地一声鸟鸣,似乎受了惊吓,一声而止。 便有数艘大船出现在码头以西,亦是顺水而来,无声无息,速度却是很快,刚刚靠岸,船上便冲下无数的身影。 靠岸的大船太多,码头竟然容纳不下,只能连接着前面的船尾,人也顺着前面的大船登陆,奇怪的是,这些人除了腰间的短刀,根本没有携带兵器、盾牌,而是手持铁锹、镐、二齿等农具。 如果不是身上的铠甲和挂在腰间的短刀,根本看不出他们是士兵,倒像是趁着月色翻耕土地的百姓。 没有声息,士兵们早就分配了任务,登陆之后,各自带着器具随着军官,越过大堤,来到指定的地点,开始挖掘起来。 与此同时,开封城西北方向的马家口,亦有一队士兵,悄悄登陆,也在地上挖掘起来。 最后登陆的军官,是总兵卜从善,他奉了河北巡按严云京的命令,亲率近万士兵,前来黄河南岸的朱家寨、马家口,趁着黄河涨水的机会,决堤放水,淹没城外的天命军,这是解围开封的唯一办法。 至于城内外百姓是否因此受灾,卜从善无法估量,他是军人,只知道遵从军令。 今晚似乎很顺利,大堤上一片宁静,天命军巡游的骑兵早已睡熟,连游骑都不见一个。 卜从善一直阴郁的面上,稍稍变得和缓些,他已经计算过了,不出意外,大半夜的时间,完全可以挖断大堤,天亮之前,就可以决水。 他四面打量,除了正在挖掘的士兵,外围什么也看不到。 周围一片安寂,连警戒的士兵都没有传回讯息。 卜从善将手一挥,八名士兵从大船上抬下四个包裹,这是京师火器局特制的火药包,俗称“万人敌”,每个火药包重达四十斤,等到大堤被挖断,只剩下堤外的那些土石,这几个火药包就该派上用场了。 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卜从善知道,这种火药包威力巨大,要炸毁大堤外剩余的那一点残堤,根本不在话下。 唯一的期望,就是天命军的骑兵不要来骚扰,最好他们睡得死死的。 卜从善并不担心天命军零星的游骑,他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外围警戒的士兵,都是神箭手,如果遇上天命军的游骑,神箭手们可以无声无息地放箭,一箭封喉,天命军的游骑绝对无法示警。 他抬头一看,月上中天,应该是子时了,再有两个时辰,黄河大堤就该完全被挖断了,不知道睡梦中天命军士兵,如何躲避这场“意外”的洪水。 卜从善并不担心大水淹了开封城,城内已经制作了大船,大水淹了开封城才好,水涨船高,周王正好借助大船离开开封城。 只要保住周王朱恭枵,即便残余的天命军不撤围,任务也会完成一大半,将来皇上追求责任的时候,开封城内、河北道的文武官员,不会遭到重罚。 士兵们已经铆足了劲,但卜从善还是觉得他们太慢,决堤的速度,万万比不上圆月西沉的速度…… 卜从善百无聊赖,正在想着要不要将外围警戒的士兵撤下来,帮着挖掘大堤,忽地听到一阵悉悉声,他并未在意,反正外围有不少警戒的士兵,天命军的骑兵无法偷袭。 “砰,砰,砰……” 这一次卜从善听清了,步枪,天命军的步枪! 天命军的士兵啥时逼近了?警戒的士兵为何没有示警?
卜从善暂时无法得到答案了,正在挖掘大堤的官兵猝不及防,一时伤亡惨重,士兵叫唤之声不绝。 怎么办?大堤已经挖掘了一小半,就这么放弃吗? 如果放弃了,开封之围怎么办?万一周王朱恭枵有个好歹,不知道多少人跟着遭殃! 不放弃又能怎么样?官兵能阻挡天命军的攻势吗?就算能阻挡,谁来挖掘大堤?开封城外是天命军的天下,一旦将天命军的主力吸引过来,想撤退恐怕都难…… 卜从善估计,官兵要挖掘黄河的讯息,肯定已经泄露了,不知道是巡按大人泄露的,还是开封城中的高名衡、黄澍泄露的,挖掘黄河大堤的讯息,是严密封锁的,除了自己,只有上述三人,就连挖掘大堤的这些士兵,都是上船后才知道的。 不用怀疑,朱家寨挖掘大堤的士兵,肯定也会遭到天命军的偷袭! 继续留下来,除了增加伤亡,根本不可能实现原先的目标了,卜从善再不犹豫,忙下达了撤军的命令。 明军士兵将手中的农具一扔,抱头窜脑,扭头就跑。 这些士兵渡河来到开封,不是为了打仗,而是挖掘河堤,除了基本的腰刀,携带的都是农具,根本没有多余的手携带盾牌,在步枪面前,只能等着屠宰。 但天命军的枪手并没有追击,见明军蜂拥着向马头撤退,枪手们便停止射击,只是稍稍向前靠近了一些,在明军的后方布置了一道防守阵型。 “杀!” “弟兄们,立功的时候到了!” “这些明军,都是我们的军功,杀!” …… 明军的身后响起了无数的喊杀声,隐隐还有少量马蹄踏地的“哒哒”声,夜色中看不清晰,实在不知道有多少人。 卜从善如坠深渊,到了此时方才明白,天命军的骑兵或许刚才还在睡觉,但他们调集了大量的步兵,神不知鬼不觉,自己安排在外围警戒的士兵,恐怕遭到天命军的毒手了。 自己以为瞒过了天命军,谁知道天命军早就在张网等待…… 他顾不上身边伤兵的惨叫,如果不能快速登上大船,今晚恐怕就要死在马家口了,狡猾的天命军…… 明军一股脑向码头逃跑,早已失了阵型,在天命军士兵的追击下,他们惊慌失措,将找不着兵,兵也找不着将,能不能逃得性命,只能看天意了。 人挤人、人踩人、人吓人,混乱一片! 开始的时候,天命军的士兵似乎离得还远,但明军挤做一团,根本无法跑出最快的速度,上传船的时候,又要耽误不少时间,渐渐被天命军的士兵赶上。 明军士兵似乎忘记了腰间的短刀,甚至都来不及拔出来! 先是一片箭雨,随后便是刀砍枪刺,天命军的骑兵一旦贴上来,明军再难逃脱,数千士兵,挤在狭小的码头上,都是抢着向大小船只上跑。 但船只太过狭窄,争着上传的士兵太多,便是抢上船的士兵,也会被后面的士兵拉住,双双落水,更有那攀上船舷的士兵,被后面的士兵一挤,立脚不稳,不觉摔出去。 运气好的士兵,还能摔到隔壁的船上,伤痛是难免的,但性命可能保住了,运气不好的士兵,恰好摔在两船之间的缝隙里,先被两只大船挤压,等脑子晕乎乎的再落水,断没有生还之理。 后面有如狼似虎的天命军士兵,明军越是害怕,越是无法登上船只,便是登上船只,也未必能逃得性命,一只大船刚刚预备,船夫都开始划桨了,却因为船上的士兵惊疑不定,左右晃动,竟是侧翻了,一船的士兵,全部滚入河中…… 亲卫们用腰刀驱赶着士兵,杀出一条路,护卫着卜从善登上一艘大船,并不允许其它士兵上来,硬是逼着船夫起浆划船,远远离开码头。 卜从善一走,留在岸上的明军更乱了,各级军官只想着自己上船逃命,谁还顾得上士兵? 随后赶到的天命军士兵,对吓破了胆的明军毫不手软,一阵砍杀,明军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逃跑又来不及。 要么跪地投降,要么被杀升天! 战斗没有延续多久,或者说,这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刘云水部的骑兵放弃了战马,却用马刀解决了战斗…… 天明之后,刘云水将击溃挖掘大堤明军的事,立即汇报给李自成,李自成的脸上,现出古怪的笑容,不知道是喜悦还是懊恼。 无论如何,开封要尽快拿下,免得朝廷又要出幺蛾子。 李自成立即给攻打东门、北门的独立营、承天营下达了强攻的命令,早饭之后,他带着亲兵,亲自来曹门督战。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