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七日长谈_龙蛇演义2_作者:梦入神机_书书网 - 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第24章 七日长谈

龙蛇演义2 24 作者梦入神机 全文字数 2039字

凡是都分为阴阳两面。 武术界也是如此,有人开宗立派,扬名立万,创下不朽之功业,比如太极宗师杨露禅,八卦掌董海川,形意拳李洛能。 但也有人隐藏在暗处,做刺客,做杀手,做军中勇士,做隐世高人,不留名在世间。比如古时刺客,红线娘,聂隐娘,精精儿,空空儿,这一类的人。 李含沙属于后者。 前者生荣死哀,后者默默无闻,但论武学境界,后者未必比前者弱,甚至在杀伤力方面,还要更甚一筹。 “全球顶尖杀手界,五条龙,断战龙,聂狂龙,玉小龙,金真龙,卫子龙。”李含沙心中回忆起来一个身穿紫衣青年,在非洲丛林中来回穿梭,收割一条条的生命,杀掉的那些人是非洲特种部位的战士,全副武装,但在这个紫色身影面前,连看清楚对方的机会都没有。 顶尖杀手五条龙,不是同一个组织的人,而是隶属于不同的机构。 断战龙已经死了,准确的来说,现在还剩下四条龙。 不过,在卫子龙赫赫威名的时候,李含沙还武功还没有练成,那个时候面对五条龙只能够仰望。 而现在,他就无所畏惧。 杀掉断战龙,他已经超越了一个境界。 那天和断战龙一战,感悟颇多,虽然没有能够立成金刚不坏,但使得他的气,神,意,心,精,都上了一个台阶。 现在每天参悟炼气,都有一种全新的感觉。 “你似乎见过我徒弟?”张元辰见李含沙沉思,陷入了回忆,不由发问。 “有数面之缘。”李含沙回过神来:“你是龙虎丹道的传人,我们不结孽缘,但可以结个善缘,倒是有些丹道方面的问题和你探讨一二。” 李含沙称呼人并没有任何的敬语,不是你,就是直呼姓名,但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却给人一种平等加理所当然的味道。 而且,他不是觉得自己天下无敌,相反非常善于学习。 眼前张元辰是龙虎山丹道传人,对于丹道修炼精妙,张家属于天师一脉,千年道统不可忽视。 张元辰知道李含沙是绝世高手,将来只要不夭折,成就不可限量,也乐于和他结个善缘。 两人就这样聊天起来。 这聊天,就一发不可收拾。 从白天到晚上,再到白天,两人交换意见和修行的经验,精神奕奕,根本没有半点疲劳。 两人从道家聊到佛家,从佛家聊到各个宗门,再衍生到古往今来的武学门派,经脉,元气,元神修行,风水,天地,星象,气运,国运………….. 李含沙本身的知识也很渊博,一老一少相互交流之间,各有所得。 这一聊着,他就发现龙虎山张天师一脉千年道统的积蓄实在是可怕,各种见解精妙,尤其是风水方面,随意的小摆设,都可以影响磁场,对人的心理和身体造成好处,或者害处。 风水可以给人造福,也可以害人。 武学修行到了一定境界,心灵敏感,对于天地磁场的感应就非常强烈,更能够预测吉凶,冥冥之中,任何事情都化险为夷。
两人这一聊天,足足聊了七天七夜,在这期间,两人只喝水,不吃饭,偶尔上个厕所。 本来鱼北瑶和王尘还在旁边停着,方恒也在虚心学习,但几个小时过后,鱼北瑶忍不住了,找地方休息去了。 在这个高档的健身中心,有专门的休息地方,训练,按摩,药膳,养精蓄锐,简直是调养身心的绝佳之处。 方恒坚持了两天两夜,也实在是疲惫不堪,只有告退,也去休息,王尘还坚持到了第三天,也终于受不了。 七天过后,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来,在房屋之中,张元辰李含沙两人同时住口,心满意足。 “七天七夜,奠定道基。”李含沙沉默良久,直到光线满屋,整室光明,他才站立起身:“我们都没有到真正服气辟谷的境界,七天七夜刚刚好,服清水,调身心,驱浊气。再下去就伤身了。” “服气辟谷只是一个传说,这世上还没有人可以断五谷。”张元辰活动下筋骨,气息宁静悠远,并没有丝毫疲劳,反而好像经过了七天休养,精神抖擞。 体能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偶尔辟谷服清水,反而有好处,杀三虫,清血管,排杂质。 “今日善缘,来日必有善报。”李含沙也在随意活动,额头映着阳光,似乎凝结了一枚金刚珠。 全身血气涌动,怒发冲冠,不过他按捺下去,归于丹田,静静调养。 这一阵畅聊比他和断战龙一战益处还要大,打量四周,看世界的角度发生了质的变化,各种风水摆设鲜活了起来。 人和天地的联系更加紧密。 这是精神上的一种感受,非到他这种境界,休想有此领悟。 武学更进一步。 “天人交感,大道莫测,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法,从你的见解之中,我也脱胎换骨。”张元辰一拱手:“中秋之夜,你和逸飞一战,我不希望两败俱伤,而是两两超脱,都成不坏之身。” “不坏之身,谈何容易…………”李含沙眯着眼睛,抬头看红日,一缕阳光摄入瞳孔,给人一种在吸收日月精华的味道:“古往今来,也屈指可数,凤毛麟角,当今天下,我也就见过一人而已。” “我倒是见过两三人,都惊鸿一瞥,神仙中人。”张元辰看着李含沙望日的模样,内心波澜,知道这是极高境界,导光入体,调和元神,和肉体无关,只炼精神,他都没有到这一地步,想不到七日长谈,对方就掌握了龙虎丹道深层奥秘:“你居然这么快就掌握借日月炼神之技,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绝世人物,但有些时候,人力有穷,修为还要看命和运。” “若得我命皆由我,始能火里种金莲。”李含沙深吸一口气,喷射而出,白虹一闪即逝,长达三尺,如道家之飞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