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约战中秋

龙蛇演义2 18 作者梦入神机 全文字数 2154字

{两个练双截棍的书友MM。 弘扬国术,强身健体。看龙蛇演义。大家多多微信公众账号【mengrushenji1984】} ......................................... 这一顿饭吃得很是无趣。 饭桌上,鱼书城不停的劝酒,但李含沙滴酒不沾,而且面对一桌子菜肴他就动了几筷子。而叶飞不上桌,还是站在后面五步边缘,一动不动,是在站桩。 此桩名叫“神龟浮水”。 他行止坐卧都是在练功。 和他相反的是李含沙,已经脱离了这个阶段,不练功,一举一动,蕴含天趣和自然。 “李公子…..”鱼书城终于忍不住。 “不要叫我李公子,叫我李含沙。三个字。”李含沙语速很缓和:“我叫人都是直呼全名,没有什么称谓在面前,表示众生平等。” “好一个众生平等。”鱼书城赞叹一声,也不知道是发自内心还是恭维:“像你这样的绝顶高手,国内外到底有几个?我曾经见过终南剑仙十步无常,来无影去无踪,简直超人,难道还有比你们更高境界的人么?能否长生?教我一点养生技巧如何?” “世界之大,卧虎藏龙,当然有比我更高境界的人,至于养生技巧不用我教,你身边的叶飞就懂得不少,我的东西一般人练不来,就算是高手也很难模仿。”李含沙直接拒绝,当然他说的也是实话。 他搬运气血,通行经脉,鼓荡脏腑,接引骨髓,气充膈膜,开窍通明,每一样都必须要有千锤百炼的意志和强大的精神,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刀斧加其身而谈笑风生。 这一点就不是商人和政客所能够做到的。 要有大义大勇,舍弃一切之信念,才可精细入微,操纵肉体每一个细小的地方。 一顿饭吃完,鱼书城开出一张支票,“这是你给小女作为保镖的预付金,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小女的保镖了。” 李含沙看了看支票上的数字:“多了。我有一拿一,有二拿二,不会多拿,也不会少拿,按照约定的价格给吧。” “我喜欢你这样的人。”鱼书城收回支票重新开了一张,“你是个有原则的人,可惜了,你如果走正路,凭你的家世,绝对青云直上。” 唰! 李含沙突然双眼爆出刺目之精芒,鱼书城一惊,感受到对方狂风巨浪一般的杀气,他身躯乱颤,把碗拂到地上,打得稀烂。 身后的叶飞也大吃一惊,抢夺数目,来到他的面前,以为李含沙要出手杀人。 这股杀气简直浓烈得要把空气凝结成水分,把肺部的氧气一点一滴的挤出来。 “什么是正路?我走的就是正路。帝王将相又怎比得上我辈?”李含沙杀气一收,气息平和:“如果你在十步无常李逸飞面前说这样的话,已经横尸当场,武道修行是我等之信仰,绝不可辱。” 鱼书城不愧胸有城府,连忙举起酒杯:“是我失言了,我自罚一杯。” 夜晚。 卧室中。 鱼书城和鱼北瑶父亲说私房话,这个时候叶飞李含沙都不在。叶飞在另外一个卧室中,而李含沙则是在邻近的一栋楼上。
“爸,你看走眼了吧,李含沙可不是纨绔,不过你真的想我嫁给他么?”鱼北瑶神色复杂,她崇拜强者,交方恒为男朋友也是这样,但李含沙的出现,使得她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更优秀的男子。 方恒是高手,而李含沙是仙。 “不,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嫁给他不会幸福的。”鱼书城摇摇头:“相对来说,方恒还好一点。” “为什么!”鱼北瑶不理解,“原来你认为他是纨绔,觉得我不幸福,现在他这么优秀,你还是认为我不会幸福,到底为什么?” “如果他是纨绔的话,年纪大了,还能够慢慢改变,李家家教很严,不会做出来什么出格事情。”鱼书城叹息一声:“可他不是人,别说李家,就算国法也不能够威胁到他,而且他根本没有半点儿女私情,根本不会娶妻生子,还有一点,他这种人,迟早会闯出泼天大祸。” “还好吧,我看他很正常,下手也有分寸。”鱼北瑶辩解。 “那是他还没有到他所说的那个境界,十步无常也在追求那个境界,一旦到了,那更加非人。帝王一怒,流血漂橹,神仙一怒,地覆天翻。”鱼书城看着女儿:“记住,不要对他产生感情,否则你不会有幸福的。” “是吗……..”鱼北瑶也在沉思。 宽敞的静室中,李含沙坐在正中央的太师椅上,双手而扶,正襟危坐,一动不动,养气炼精,脊椎中正,气息灌顶,上接夜空,进入一种天人感应的状态。 他并没有凝聚气血,冲击生死玄关,因为他知道,这一点还需要机缘,人在天地之间,一举一动,都是缘。 因缘和合,组成色相。 修炼到了他这种境界,肉体已经上潜能都到了极限,接下来就是精神方面的修行,这是无止境的东西。 整个庄园有十多亩,只要他放开精神,哪怕是老鼠都在他的感应之中,更别说是人进来。 “进来吧。” 他陡然睁开眼睛。 嘎吱,门开了,叶飞身躯一闪,站立在江离面前:“我已经和我师父通了电话,他会在中秋之夜来到这里,对你很有兴趣。” “很好。”李含沙仍旧不动:“这么看来,你师父也最终没有突破生死玄关,想寻找旗鼓相当的高手一战,以战激发气血,生命浓烈。” “从来只有战,才可以突破境界。不知死,哪来生?”叶飞语气有一丝激动:“想不到师父对你也那么重视,看来你真的是和他一个级数的人仙。” “你师父已经四十多岁了,如不突破,此生无望,他自然要找一个和他旗鼓相当的人来战,我是最适合的,因为我败过。”李含沙沉默良久才开口:“既然他找上我,也是我的缘分,那就中秋之夜吧,谁能金刚不坏,谁又永堕无间,就看各自的命。” 叶飞行礼,躬身退了出去。 三言两语,两大绝世高手就要在这京华一决雌雄,不为名,只为命。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