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墓葬主人的身(下)份_典当_作者:打眼_书书网 - 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墓葬主人的身(下)份

典当 1162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228字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墓葬主人的身份(下)【求月票】 【马上进入本月下旬了,求几张月票推荐票,朋友们多多支持】 早期的蒙古文字,看上去就像是爬动的蚯蚓一般纠结难辨,即使放到今日,也只有极少数的蒙古文字专家们才能够准确的辨认出那些文字来。 庄睿虽然读博期间主攻的是蒙古墓葬文化,但是对于这些文字也是颇为头疼,并没有很深的研究,好在在一些相关资料里,有些下面带有注释的蒙古文字。 在看到“孛儿只斤”这四个字后,庄睿神情激动了起来,这代表着他先前的判断并没有出错,这的确是一座蒙古帝王墓葬。 很多人对蒙古大汗以及后来的元朝皇帝们的名字都很熟悉,像是成吉思汗铁木真,元世祖忽必烈等,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姓氏,那就是“孛儿只斤”。 “孛儿只斤”这四个字,在蒙古时代,就代表着那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黄金家族,所有姓“孛儿只斤”的人,都是成吉思汗的后代。 所以在这支黄金箭矢上出现了“孛儿只斤”几个字样,其代表的意义自然就不用言喻了。 要知道,不管是帝王将相或者是古代普通的墓葬,里面的陪葬品一般都是墓主人生平喜爱的物件或者是随身经常使用的东西,这刻着“孛儿只斤”几个字的黄金箭矢,当然是其家族中人之物了。 “**,下面的字呢?” 正当庄睿同学激情满怀的往下面看去的时候,却是整个人都傻眼了,因为那个黄金箭矢上面除了“孛儿只斤”这个代表着黄金家族的姓氏之外,再没有别的名字了。 “靠,不带这么玩人的吧?不少字多写几个字会死人吗?” 要不是顾忌彭飞还在帐篷里,庄睿一定会破口大骂出来,他对这座古墓已经勘察了一整天的时间了,眼看着就要发掘出墓葬主人的身份,谁知道竟然又是无功而返。 这就像是足球比赛将近在咫尺的射门射空,或者是男女间情到浓处准备进巷时才知道女人她大姨妈来了的感觉差不多,让庄睿同学差点郁闷的吐出血来。 …… “庄哥,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您快去睡吧,我来守夜了……” 庄睿正在心里气的问候墓葬主人全家女人的时候,彭飞从帐篷里钻了出来,借着边上还没有熄灭的篝火,看到了庄睿那被气得发白的脸色。 “没事,我去睡了,**,刚才做了个白日梦,被那蒙古老鬼给调戏了……” 庄睿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返身钻进了帐篷里,听的身后的彭飞有点莫名其妙,“今儿庄哥是怎么啦?怎么口口声声都离不开什么蒙古老鬼?” “不会真的有鬼吧?不少字” 听着耳边风吹草地发出的沙沙声,饶是一向胆大包天不知道怕为何物的彭飞,也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起身捡了一些枯柴干草,将即将熄灭的篝火烧旺了一些。 不仅是外面疑神疑鬼的彭飞此刻精神绷紧了起来,就是进入帐篷里的庄睿,也是没有丝毫的松懈,只不过是将进行勘察的地点由外面转入到帐篷里而已。 连番的打击让庄睿也感觉到了一丝疲惫,这不是身体上的劳累,而是长时间绷紧神经所导致的。 即使这墓葬内的陪葬品再丰富,考古价值再巨大,挖掘不出来又有什么用呢?又何必知道他是谁的陵宫?曾经有那么一度,庄睿甚至产生了放弃的想法。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庄睿心中一闪而逝,作为一名考古学家,首先就是要保有足够的好奇心,而这么一座墓葬,里面的任何一个物件,都会勾起庄睿巨大的求知欲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庄睿感觉自己从拥有灵气一来,从未像今天这般紧张过,单是这种缓解情绪的动作,就不知道做出过多少次了。 “还是没有,老鬼,你笑哥们是不是啊?我还就不信了,找不出你的名字” 庄睿不死心的将所有的箭矢都勘察了一遍,有点丧气的将目光看向棺材里的那张面孔,紧闭着双眼似乎陷入到沉睡中的尸体,那微微上翘的嘴角,像是在嘲笑庄睿一般。 “嗯?这是什么?” 无聊的和棺材里的尸身斗完气之后,庄睿眼光不经意的撇过那张面孔左侧,不禁愣了一下。 在那个水晶棺头部的右侧,摆放的就是传说中的“传国玉玺”,由于其珍稀的材质和内里浓郁的灵气,一直吸引着庄睿的注意力,对于水晶棺左侧倒是没有怎么在意过。 而左侧摆放的,都是一些金银器皿,这些东西固然珍贵,但是在“传国玉玺”跟前,那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庄睿刚才检查棺内物件时,也是匆匆一瞥而过的。
不过这次看过去的时候,一个物件吸引了庄睿的注意力,因为那是一支长约四十公分,完全由黄金打制的箭矢。 当然,这和庄睿刚才在外面所发现的黄金箭头上刻有“孛儿只斤”姓氏,也是有着很大关系的。 “黄金令箭?”庄睿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名词来。 很多朋友可以在一些古代电视剧里看到,但凡大将在营帐里开作战会议的时候,往往身前桌上都会方有一壶令箭,当命令下达的时候,往往会将令箭掷出。 接到命令的人,也会拿着令箭去进行调兵遣将进行战斗,这就是令箭的功能和来历。 由此还引出了一句流传民间的俗话,那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意在讽刺那些假传将令、小题大做的人。 将军们所用的令箭,大多都是木头所制,但是皇帝用的,规格自然要高出很多了,所以庄睿第一时间想到的,这应该就是墓主人生前只会作战所用的“黄金令箭” “老天爷保佑,这……这上面一定要有名字啊……” 庄睿双手合什,全然忘了自个儿刚刚才问候过老天爷家里的女性,嘴里念念有词,将灵气集中在了这支黄金令箭上。 这支黄金箭和普通的箭矢不同,宽只有两指,而且后面也没有掌握箭矢射出后平衡的尾羽,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令牌一般,在令箭的正面,刻着一只脚踩祥云的斑斓猛虎。 而在黄金令箭的背面,却是刻画了一些鬼画符般的图案,这个发现,让庄睿的侧卧的身体,都忍不住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 “孛儿只斤.铁……铁……铁木真” 庄睿喉咙里发出近乎梦咤般的声音,一股血色直涌到脸上,那种发现历史并且将其解读出来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的跳了起来。 即使身死后,也随着带着这支黄金令箭,所以墓葬主人的身份,随着庄睿的喊声真正的浮出了水面,这就是开创蒙古帝国的成吉思汗……孛儿只斤.铁木真 彭飞所带来的帐篷,是那种很小的单人帐篷,庄睿这一跳起来,整个就将帐篷给竖立了起来,守在外面的彭飞连忙掀起帐篷,问道:“庄哥,怎么了?” “没事,做……做梦了……”庄睿脸上带着喜色,随口胡诌了个理由。 “嘿,梦到什么好事啦?庄哥,您脸上这笑的比见到方方圆圆的时候还开心啊?” 彭飞见到庄睿满脸红光的样子,不禁调侃了起来。 不过彭飞这话倒是没说错,庄睿当年被困荒岛,在大难不死见到儿女的时候,那会所表现出来的激动,是要多过兴奋的。 庄睿看了彭飞一眼,半真半假的说道:“刚才做梦,梦见那蒙古老鬼来见我,说是成吉思汗的墓葬,就在这附近,你说我能不高兴吗?” 庄睿这是想给彭飞造成一个假象,如果能有别的发现,顺利挖掘出成吉思汗陵的话,那都归功于这梦境,要是实在没有办法,那彭飞肯定会认为自个儿扯淡,也不会有什么别的后遗症的。 “得,您继续高兴,高兴完就睡觉吧……” 彭飞听到庄睿的话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哥哥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啊?怎么开口闭口就是梦见蒙古老鬼,彭飞刚才瞪大眼睛瞅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 即使庄睿之前有过诸多神奇的表现,彭飞也把他的话当扯淡了,开什么玩笑,这人死了要是真有魂魄的话,估计光是中国上下五千年死的人,都能堆积到月球上去了。 “哎,你小子别不信啊,别走啊……” 看着彭飞放下帐篷,庄睿叫喊了起来,那种高兴的情绪,硬是被彭飞这小子给憋回去了,让庄睿心中那叫一郁闷啊。 “等哥们把它发掘出来,看你小子说什么?” 庄睿嘴上这么说,心里实在是没底,这成吉思汗陵深藏地下百米,中间又隔着暗河与岩石层,即使庄睿日后组建地质队以勘测地下矿物的名义发现陵宫,从地面挖掘的可操作性也是极小的。 而要是想从阿尔寨石窟下的地底迷宫处发掘的话,庄睿又无法解释是如何发现这一切的,所以从现在看来,这座完全是由宝藏堆积起来的成吉思汗陵,几乎没有一丁点儿出土问世的可能性。 PS:这几章不大好写,死掉很多脑细胞,如何出土,其实文中已经有过暗示,嗯,比较隐晦,打眼要好好斟酌组织一下,今儿就一章了。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墓葬主人的身份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墓葬主人的身份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