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前因后果

刀镇星河 925 作者开荒 全文字数 2466字

张信心知这位罪恶天城之主,是不满他没能将织命师,再拖延片刻。 只需再有十息时间,命焚天就可将织命师直接斩杀,甚至还可进一步重创神尊, “命兄当知,这位神尊有前知之能。” 对于命焚天,张信依旧淡然应之:“在这位出手之前,早已预知了结果。” “出手之前早已预知结果?” 命焚天的瞳孔微缩,随后就一声轻笑:“若是如此,也就难怪了。” 刚才他的紫罗天刀,虽是命中了那位神尊,可后者却已最小的代价,承受了这一刀。 “神威真君这次的目的,应该是只为试探这位神尊,实力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云罗真人插言道:“结果此战,命兄能够一举重创神尊,这难道还不能让命兄满足么?” 可命焚天闻言,却神色阴翳。张信与云罗的这三言两语,就已令他的心绪,沉至谷底。 那位神教之主的能为,他虽已亲身体会,可究竟还是不如眼前,这曾与神尊鏖战数场之人了解。 此时云罗,又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周围,那无数现身于这周围各处通道的各种古代兵器。 可见这些奇怪的战阵机械,虽是将各种样的武器,指着这生活区内,却都已陷入沉寂的状态。 “我想真君既有能力掌控此间,想必也能带我二人,进入这摇光的内部一观?” 张信闻言,则唇角微勾,现出了几分哂意。 他的两个对手,神教与开天道那边,固然是尔虞我诈,同床异梦的状态。可他们这一方阵营,其实也没有好到哪去。 不过他却并未拒绝,而是转目看向另一个方向:“此事自是理所当然,不过且容小弟,先处理一番此间的首尾如何?” 之后也不待命焚天与云罗同意,张信就径自往一旁走了过去,来到了万俟天藏的身侧。 这位肃立在句龙后土的尸骨之前,神色呆怔,仿佛石像一般。直到张信到来,万俟天藏的意识才清醒了过来:“其实早在二十五年前,我就已感觉林师妹的性情与为人处世,都与往日的她,有了些不同。那时我并未多想,只当是师妹她年纪渐长,已经成年之故。可今日回思,才感觉那或是林师妹她的身份,被这后土替换的时间。” 说到此处,万俟天藏就面色僵硬的转过身来:“按照此女的说法,林师妹她可能还存活于世。” 张信闻言却毫无反应,淡然处之:“万俟师兄,相信此女之言?即便她口中的那位林师妹确还活着,又是否万俟师兄记忆中的林见月。” 万俟天藏的面容,顿时一阵扭曲,神色也在不断的变幻,忽而期冀,忽而暴怒,忽而不甘,忽而憎恨,可更多的还是痛苦。 直到最后,这位的眼神又回归于麻木:“此间之事已了,我将返回宗门,奏请掌教,从此永镇彻地神渊。” “师兄有此志向,令人钦佩。不过可否在这摇光之内稍候些时日,与我一并返回?” 张信又唤住了万俟天藏:“我恐神教与开天道心有不甘,师兄回归途中,恐遭不测。” 他不会让这位门中的支柱战力,就这么折损。 而万俟天藏闻言之后,只是身形一顿之后,就又往远方遁离。 张信心知这位,正需一处僻静之地独处,也知万俟天藏,绝非是毫无理智之人,故而他劝完这句之后,就很放心的把目光,转向了句龙后土的尸体。
在死去之后,此女就已无法再维持那人类的身躯,变化成半人半龙的形态。不过这兽体并不丑恶,反是修长矫健,有着别样的美感。而其断裂的头颅,则维持着生前的表情,双目圆睁,充满着难以置信之色,美丽的五官,却略显狰狞。 “叶若,她是否真的死去?” “我不知道,也不确定。可至少这具尸体,已经没有了生机,刚才万俟天藏,也确实用秘法,斩灭她的脑电波。” 叶若用不确定的语气说着:“可这开天道与神教一样,古古怪怪的。难说他们有什么技术,让她复活哦喵。” 说到这里,叶若又用担忧的视线,看着张信:“感觉主人你,从进入这座摇光要塞之后,就很伤心,很难过哦喵!是因为这个女人吗?” 她感觉主人的伤感之意,甚至还超出了万俟天藏之上。 张信并不讳言,依旧眼神复杂的看着句龙后土的尸体,毫不讳言:“万俟天藏喜欢的,是二十五年前的林见月。可与我定下合修之约的,却一直都是现在的她。” “句龙后土吗?原来如此——” 叶若眼中,现出了一丝了然之意。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何这两年张信,会对林见月置之不理,心绪又为何那般复杂了。 “所以主人那个时候不愿见林见月,其实是在逃避是么?只要不与这个女人接触,就不会发现她身上的问题了。可主人的潜意识,其实早已经有猜测了是么?” “若无我身边亲近之人出卖,神尊又怎可能那么容易得手?又怎能那么轻易的栽赃陷害,坏我声名?” 张信的语声,毫无起伏波动:“那时的我,虽已成开天道与神尊的阻碍。可那位鸿钧道祖与神尊,并非合作无间。前者搜集我的精血,再造上官玄昊,多半是为针对神尊与问非天。” “针对神尊与问非天?是为风神无极与雷天神寂这两门术法?”此时叶若的目中,忽然闪现出一丝异泽。 “差不多,只凭这两门术法,固然还有不足。可那位开天道,既然能够培养出十二巫神与盘古巨人,那么他自然也能培育出一个实力更加强大,拥有更多神通异能的上官玄昊。可这位的目的,也被神尊查知,直接在广林山,将我的尸体完全毁去。而如今的那位‘上官玄昊’,也只是废物利用而已。至于林见月,我终不能逃避——”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拂袖一挥。顿时就有一团密密麻麻的雷网,覆盖在句龙后土的残躯上。使得这具尸体,迅速瓦解消散,化为黑色的粉尘,坠落于地。 “我感觉主人你的情绪,很不正常。” 此时的张晨光,也同样以担忧的目光看过来。作为一个‘本命灵宠’,他也能感应到张信的心绪变化。 “我无事!” 张信抬起了头,脸上现出了些许笑意,可却冰冰凉凉的,毫无温度。 而随后他又将视线,看向了那尊神圣战傀。 “跟我说说,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很好奇,张晨光到底是怎么将这尊神圣战傀掌控住的。那六位神子神女,又岂会轻易就范?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