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破阵(一)

大道无形寻妖 63.1 作者北山舍狼 全文字数 3644字

邋遢老道唠唠叨叨说了一阵,终究还是因为身体虚弱,也开始盘膝打坐,调整气息。 苏北山开始仔细打量这个镜子,四周都是透明的镜壁,虽然稍微有些朦胧,似有一层薄雾一般,仍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形。 镜壁完整无暇,浑然一体,怎么看都不像有门窗出口的样子。 抬头再看,苏北山吓了一跳。 头顶上笼罩着一面巨大的铜镜,那铜镜有几十丈宽,发出阵阵金光,闪烁不停。 它高高在上,悬在众人头顶,嗡嗡作响,不停地慢慢转动。 在这铜镜四周,以镜纹围成方形的八卦卦象,上面有篆书铭文,写着“天地含象,日月贞明,写规万物,洞鉴百灵”十六个大字。 每个字都金光闪烁,光芒万丈,隐隐发出重重浪涛一般的无形压力,给人一种难以呼吸的压抑感。想来上面的铭文法阵自然是震慑妖魔,但是不知道这专业治理妖魔的法镜怎么会到了妖兽手里,其中必定大有文章。 众人也抬头看到了这面巨大的铜镜,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儿,崔九州才说道:“这司马承祯是唐朝的一位宗师,他所做的镇妖辟邪的铜镜法力无边,当年是进献给皇帝的宝物,怎么会被这妖兽得到。” 虞公禄在角落里幽幽地说道:“这同附灵是一个道理,有人把这面铜镜附灵在这只妖兽的体内,妖兽用自己的妖力可以控制铜镜的能力。” “还可以给活物附灵?”铁匠一脸惊讶,要知道铁匠自从师父除魔卫道离开之后一直都在研究附灵,从师父留下的笔记中也获益良多,可是给活物附灵当真是闻所未闻。 而苏北山惊讶的则是,这法镜居然是有人故意附灵在妖兽体内,那就等同于白送妖兽一个金手指啊。 这人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你们什么都不懂,还敢跑来捉妖?简直是自寻死路啊,拜托以后出门之前先读读书好不好?”虞公禄讥讽道。 崔九州嘻嘻一笑,说道:“劳烦虞公子给指教指教。” 虞公禄摆摆手说道:“指教不了,我可不会你们这些人过目不忘的本事,本公子看过便忘了,记这些劳什子也没什么用。你们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对付外面那位吧,那位看起来就要找你们麻烦了。” 众人打眼瞧去,外面那清瘦老道,盘膝而坐正在调息,身上正被一层金光缠绕,怒睁着双眼瞪着众人,一双眼睛瞪的快能冒出火来。 邋遢老道一边打坐一边缓缓说道:“刚才让你们杀了它,不听我的,小道士你当真是误了大事。” 苏北山撇撇嘴,心想还不如听虞公禄的把你们两个都杀了才好。 邋遢老道睁开眼睛看了看外面的清瘦老道,说道:“又是那副臭德行,畜生就是畜生,你们别怕,待我回复元气,再和他打过。” 苏北山心想被压在这巨大的铜镜下怎么才能出去呢,总要想办法出去才能和妖兽打,被困在镜子里真是泥牛入海,多大本事也使不出来。 万一让我就像他俩刚才那样,用泼皮无赖的市井打法,自己也没什么必胜的把握。 “虞公禄,你不是说有什么办法可以破除这个法阵?”苏北山问道。 众人拭目以待,齐刷刷的盯着虞公禄。 这时虞公禄幽幽的说道:“办法确实是有,只是……” 苏北山忙问道:“什么办法?” 虞公禄靠在镜壁上说道:“一年前,我见几个老道用过一次,当时他们被一个妖魔困在法阵当中,他们用了一个叫做什么八本天人阵的法阵,与妖魔斗了很久才冲破了法阵。后来我问过三才真人,他说这个八本天人阵是专门用来破其它法阵的,相当厉害。” “对啊,那咱们就用这个八本天人阵,快说说怎么用。”苏北山心想,有办法不早说。 “哈,这八本天人阵可是高级法阵,哪能这么随便就告诉你们,让你们白白学了去。除非你们用什么条件交换。”虞公禄忽然来了兴致,从地上站起,满脸堆笑,开始坐地起价。 “用什么交换?” “用那颗辟邪珠怎么样?你们这点本事以后就别出来寻妖捉怪了,咱们可以发檄文召一些有真本事的人组团打怪,你们幕后操作就好了。那个辟邪珠呢,自然就用不到了,不如给了我吧。” 苏北山摇摇头,知道这公子哥骗术了得,不能上他的当,更不能听他的巧舌如簧。 “你这条件和敲诈无异啊,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保不了你了,您老人家珍重吧。” 苏北山转身向那清瘦老道喊道:“老神仙,这虞公禄我们不要了,送给你了,你拿去放血剥皮,做成干尸,随便怎么弄都行。只要把我们几个放出去就好了,咱们近日无冤远日无仇,就当一场误会吧,反正您也不吃亏。” 说着作势就拽着虞公禄往外走,虞公禄心中一惊,忙打一个哈哈,说道:“苏老弟何必动怒呢,我不过是说笑罢了,如今我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应当同仇敌忾才对。来来来,先坐下消消气,让我来想一想这八本天人阵。”
苏北山顺势放了虞公禄,给丁三娘使了个眼色。 三娘心领神会,上前一把提住虞公禄的领子,喝道:“众人为他才搞的这么狼狈,他小子居然还想打秋风,这就送他出去让妖兽弄死他算了。” 苏北山吓唬他,他最多没皮没脸的担心一下而已,别人和自己可就没什么交情了,当真把自己送出去也是很有可能的。 虞公禄满脸堆笑,说道:“别别别,我这就把法阵说出来。” 三娘这才放了虞公禄的领子。 “法阵可以告诉大家,可是没有法器怎么破阵,要用法器才行。” “法器?法器有啊,屠子背篓里都是法器。”苏北山说着就从屠子背篓里倒出来好十几件法器。 虞公禄思索了一下,皱眉说道:“这法阵需要有雷击木,磁石,法师刀,风雨雷电四种符纸,可是光有法器没用,这法阵还要用黑狗血,女人血,百年老人血,童子尿四种混合涂抹在法器上才能管用。” 崔九州说道:“好极,咱们这便来凑一凑,这雷击木,磁石,法师刀三样咱们是有的,天罡北斗阵也要用这几样。” 屠子把这三样捡了出来放在一边。 “至于风雨雷电四种符纸眼下还真没有。” 崔九州扭头看了看邋遢老道,走到近前,抱拳作揖,说道:“老神仙乃是道家传承的高人,不知道能不能给小老儿赐几张符纸,破这法阵还需借真人的墨宝一用。” 邋遢老道睁开眼,挠了挠头,托着腮帮说道:“方才听你们说这风雨雷电的符纸,原本呢,我是会画了,可是二十年不曾画过,多少有些拿捏不准。” 崔九州大喜,忙说道:“不打紧不打紧,这位苏老弟也略同画符,可以帮着真人回想回想。” 苏北山一惊,我可没说我会啊,我才上山仅仅是见掌门画过几次而已。 “这符纸也就有了,其余东西黑狗血也有,女人血更不用说三娘就行,百年老人血呢,我和铁匠都已超过百岁,我俩的血都合用。唯一差的嘛,就是这童子尿了。”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说话。 崔九州有些尴尬咳嗽一声说道:“我一百年前就已经娶妻生子了,所以这童子尿,劳烦你们几位凑凑。” 铁匠摇摇头,说道:“对,你们几个凑凑吧。” 赵汉臣耸耸肩说道:“我也不是童子。” 储六十三和屠子都摇头。 众人都把目光瞧向了虞公禄,那公子哥指着自己说道:“别看我,我可不是,我整日在青楼窑子里逛,从十二岁就不是童子身了。” 这时邋遢老道睁开双眼,指着众人骂道:“你们这些人当真没用,关键时刻一个个都不堪大用,平日里吹牛扯谎花天酒地,此刻知道童子身的重要性了吧。” 崔九州谄笑道:“老神仙说的对,那么这件事就有劳神仙了。” 邋遢老道吹胡子瞪眼,瞪着众人憋了半天,才说道:“我也不是。” 你不是童子之身,你还那么多的废话,还教训别人。 崔九州一阵不满。 最后所有人都把希望的目光投向苏北山,苏北山脸上一阵绯红,忸怩作态,点点头。 丁三娘大喜,说道:“成了,这法阵成了。” 所有人都兴奋异常,纷纷夸赞苏北山是大救星,解众人之危难。 于是丁三娘和崔九州放了些血在陶盆里,又加了黑狗血进去,众人拿着陶盆端在苏北山面前,说道:“北山啊,这重大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来吧,我们都等着你呢。” 屠子蹲在苏北山面前,双手捧着陶盆,众人眼巴巴的望着苏北山,就连丁三娘也挤在旁边一脸期盼。 要知道这铜镜若打不破,可能真要和那妖兽耗个一年半载了,谁也不愿意天天看两个疯老头打架度日。 苏北山一脸的害羞,屠子急不可耐,说道:“你到是尿啊。” 苏北山怒道:“你们都盯着我让我怎么尿的出来,还有你屠子,你就像敬酒一个样端个陶盆,让我情何以堪。” “对对对,年轻人,脸皮薄,大家回避一下,都回避一下。”崔九州拉着众人躲在一边,把陶盆放在地上。 苏北山见众人都闪在一旁,这才背对着众人,克服着巨大的心理障碍,勉强尿了一些出来。屠子大喜,急忙跑过来,拿起陶盆搅拌均匀,用手抓着摸在法器上面,刚摸上去,众人就急忙掩住口鼻。 崔九州说道:“北山啊,你得每天多喝水啊,这骚味,辣眼睛。” 苏北山臊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