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养猫为乐

从超神学院开始征服万界 350 作者擅长的瓜 全文字数 4710字

“嘭!” 犬山贺冲了出来,犬山贺的姿势是“居合”,又名拔刀术,日本刀术中的神速斩。 长刀在离鞘的瞬间达到了肉眼看不见的高速! 七阶刹那的速度,128倍的增幅,几乎刹那间犬山贺的身影便瞬闪到了楚墨的面前,刀光划过! 楚墨侧了个身,刀光擦着他的发丝掠过,锋锐的刀锋轻易斩断了发丝。 将他身后的墙壁切出了一个半寸的裂纹,裂口狰狞! “呵……”楚墨嘴角一翘,一拳朝着身侧的空气轰去! “锵!” 几乎同时,犬山贺的身影在他的右侧出现,见到楚墨的攻击,只能挥剑格挡! 只是一拳,名刀鬼丸国纲的剑身崩碎,犬山贺的身影也倒飞出去,在半空中翻滚了几圈,砸出了包厢。 楚墨缓缓走了出去,路过断了一臂的龙马弦一郎,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你们想杀我是对的,这证明你们是群有野心的家伙。不过首先要教教你们,对待强者应有的尊敬和态度。” 楚墨说着自相矛盾的话,望着摔在舞池中央的犬山贺。 “别告诉我,这就不行了?你的速度简直慢的如同龟爬。” “嘭!” 一楼内侧的包厢房门,也在这个时候被轰开,夏弥一脸冷漠的走了出来。 她背后的房间里,躺着不下十几具尸体。 “要都杀了吗?”夏弥看向楚墨问道。 “不用,陪他们玩玩。”楚墨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夏弥点了点头,淡漠的看着犬山贺。 舞池中央的犬山贺,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嘴角挂着鲜血,身上有不少鲜血淋漓的伤口,碎玻璃渣深深的刺进了皮肤里。 舞池里一片死寂,分明刀光剑影都消散了,但十倍于之前的杀机弥漫开来。 “如果你打算用这副样子祈求,我或许会原谅你的放肆。” 楚墨轻松的开着玩笑,犬山贺脸上的杀意越浓,他的嘲讽越明显。 犬山贺没有回答,他低着头极力调整自己的状态。 “嗖!” 八阶刹那!犬山贺猛的抬头,言灵的力量再进一步! 他从地上随便捡起了一柄长刀,一字菊文字。 256倍加成!犬山贺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刀剑的清音响彻玉藻前。 目视!吐纳!鲤口之切!拔付!切下!血振!纳刀! 犬山贺从楚墨的身边擦肩而过,武士刀仍在刀鞘中,犬山贺保持着出鞘前的姿势。 如果用高速摄像机拍摄再用慢速播放,就会发现在擦肩而过的瞬间犬山贺已经把一套完整的“居合”斩完,七步骤完整无缺,舞蹈般美妙,这是法度森严的一刀,完全符合居合之道。 这本来是犬山贺苦练,想要对付昂热的一招,现在却轮到楚墨先试了。 唯一的一剑上用了足足六十二年。六十二年足够把一块凡铁磨砺成倾城名剑,这一刀斩出,光阴如电。 “刷~” 楚墨的脸颊上,留下了一道细微的伤痕,一滴晶莹的鲜血顺着脸颊划过,他还是没能完全躲过这一招! 而且这远不是结束……犬山贺转身,再度化为叠影,第二次和楚墨擦肩而过。 目视!吐纳!鲤口之切!拔付!切下!血振!纳刀!第二轮居合斩,八阶刹那,256倍极速斩! “锵!” 楚墨被迫出剑了,光靠躲闪已经不足以避开犬山贺的攻击! 两剑相碰的火花闪过。 楚墨的身边多了一个剑闸,七宗罪贪婪被他握在了手中。 说实话,犬山贺的实力配不上做这柄剑的对手,但楚墨却乐意提高他的价值! “呀!!!” 犬山贺自然清楚自己和楚墨的差距,到现在他才勉强逼得对方拔剑。 甚至对方连言灵都没有使用,而他已经是极限了! 犬山贺继续进攻!他在不断压制,妄图不给楚墨任何反击的机会。 楚墨现在只用了青铜与火之王的权柄力量,论速度他已经跟不上对方了。 但和昂热战斗过后,这点速度的优势,他完全可以适应,紧紧跟着犬山贺的节奏! 第三轮……第四轮……第五轮……犬山贺贴着昂热往复闪动,每一次都向楚墨倾泻出暴雨般的刀光,刀切开空气的声音一层层重叠起来,听上去仿佛接天狂潮。 楚墨就站在原地不动,不断挥舞手中的贪婪,每一刀都击中武士刀的中段,那是刀的“腰”,是整柄刀力量最薄弱的地方,几乎无懈可击的居合剑一次次被击溃。 双方都以急速撕裂空气,制造了尖利的啸声! “稍微有了点样子,但你这种速度,恐怕还不及昂热的皮毛,那个老家伙都杀不死我,你凭什么,一张嘴吗?” 真屈辱啊……犬山贺觉得自己的神经仿佛都疼痛起来……从六十年前直到今天,以前他活在昂热给他的阴影下。 做梦都想杀了昂热,现在昂热死了,被楚墨杀了,他依旧在阴影里抬不起头。 “我杀了你!!!” 犬山贺爆吼道,他受不了被一个年轻人羞辱下去了! 他记得昂热给他说过的一句话。 “我并不鄙视黑帮,我只是鄙视废物!想要尊严?可以啊!打到我就有!” 昂热是他的老师,这是多年来犬山贺一直不愿承认的事,没有昂热的支持犬山家无从复兴,他也不可能当上第一任日本分部长。昂热给他力量,也毫不留情地践踏他的尊严。 为期三年的特训中,昂热无时无刻不在嘲笑犬山贺,用尽辛辣的语言。犬山贺是他的陪练,陪练的工作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打倒在地。犬山贺不敢反抗,在昂热面前他太弱小了,他的一切都是昂热恩赐的,他是昂热用来统治蛇岐八家的傀儡。直到今天都有人在背地里称他是家族的叛徒、昂热的走狗,犬山贺从不反驳,因为这是事实。 “老师,如果能杀了他,应该就能证明我已经比你强了吧!” 第14轮居合斩,犬山贺刚刚和楚墨交错,立刻在半空中转身。 瞳孔中的金光如同火焰,像是燃烧自己的蜡烛,在尽量的释放光热! 九阶刹那,512倍神速斩!
犬山贺灵魂深处发出了怒狮般的咆哮,一文菊字离鞘,画出的弧线美妙的如同女孩的眉毛。因为急速刀身弯曲,这柄武士刀已经到了折断的边缘。 楚墨的瞳孔中出现了一闪而逝的极光,手中的贪婪来不及抬起。 不过他早有准备,君王般的怒火在瞳孔中释放。 言灵·君焰一瞬间充斥了整个玉藻前! 整个舞池都被火焰布满!犬山贺他逃无可逃! “疯了!”夏弥不满的娇喝了一声,但还是被迫使用了言灵。 风王之瞳,在她的周身形成狂风,阻挡火焰。 这是她遮掩身份的办法,使用风系言灵,让别人尽量不把她和大地与山之王联系在一起。 火海之中,划过了一道极光。 犬山贺竟然斩破了火焰,全身焦黑,真是不要命了! 10倍刹那!1024倍极速斩! “卧槽!”楚墨爆了一句粗口,这是不要命的打法! 混血种的身体构造再强,也比不上龙族,还是人类的身躯! 1024倍的极速,肉身根本支撑不住,犬山贺能不能完成这一刀都是问题! 但不得不承认。出乎了楚墨的意料,即使在原著,犬山贺对决昂热的时候,最多也才达到九阶刹那! 这一刀,已经不慢于昂热的速度了! 已经来不及释放任何言灵了!楚墨提起了百之百的精神,用权柄激活了手中贪婪的能力! 这说明他已经认可了眼前这个对手。 “锵!” “嘭!” 犬山贺失败了!他的身体早就支撑不住了,咬牙施展出了十倍刹那,居合斩完成到一半的时候。 犬山贺的手臂脱臼了,或者说,整个握刀的手臂,骨骼断裂开来了! 过度活跃的龙血甚至都冲破了经脉! 犬山贺的刀,再马上斩落的时候,速度陡然减慢了,露出了致命的破绽! 楚墨并没有花太多的功夫,他只是抓住了空隙,一剑破开了他的居合斩! 然后犬山贺就狼狈的扑倒在地,全身的骨骼错位,经脉溢血,已经处于虚脱状态。 “有些失望,或许这一剑原本能划破我的咽喉。” 楚墨淡淡的说道。望向脚底下的犬山贺,从他的怀里似乎滑落了什么。 楚墨捡起来看了一下,微微一笑。 多奇怪?犬山贺明明很恨昂热,却还珍藏着几十年前的合照。 那是一张曝光过度的黑白照片,一老一少在军港前合影。他们站在没小腿的海水里,裤腿挽得很高,背景是高楼大厦般的航空母舰。老男人站在年轻人背后,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因为日光暴晒的缘故他们都眯着眼睛面孔扭曲。 下面的标签上写明这是1948年卡塞尔学院第一任日本分部长犬山贺和昂热嚣张的合影。 “呼……”犬山贺喘着粗气,趴在地上,这样的伤势就算是小孩都能轻易杀了他! 没有死,都多亏了混血种生命力的强大! “挺羡慕你的,其实在昂热心里,你应该就和他儿子一样吧,毕竟男人总是望子成龙,号称不打不成器。” 楚墨呢喃道,“虽然我没有体验。” 说着,楚墨把照片丢回了地上,刚好落在了犬山贺的眼前。 “我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和八岐大家合作,在我看来有没有你们区别不大。” “不过你让我改变主意了,我和你们八岐大家都合作正式开始,帮我转告你们橘家长。” 话音落下,楚墨便不再看犬山贺。 “夏弥,帮我把包厢里衣服拿过来,这是你秘术的职责。” 楚墨吩咐了一句。 夏弥则是不情不愿的去拿来了西装。楚墨换上衣服,便迈步走了出去,身后紧紧跟着夏弥。 远远的还有调侃声传来:“你应该死不了吧,犬山贺。” “为什么不杀了呢?”出了玉藻前,夏弥才不解的问道。 “王要有王的气度,这个世界早晚是我的,他也早晚要听我号令。” 楚墨解释了一句,“而且我对他还感兴趣。说不定真的能超过昂热。” “按照人类的思想。昂热校长应该很爱他吧?那你和刚才那个家伙,应该有很大的仇耶?” 夏弥认真的想到,她见过昂热和楚墨的战斗,昂热也是她第一个认同的人类。 楚墨不算,楚墨在她眼里变态的不像人。 “嗯,杀父之仇。”楚墨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喂喂喂,你不怕养虎为患啊。”夏弥夸张的喊道。 “别说的这么夸张,顶多是养了一只会炸毛的猫咪。生气了,也最多挠你两下。” 楚墨淡淡的说道,惹得夏弥在一旁直翻白眼。 “不过昂热倒是给了我一个启发,愤怒和仇恨,的确是最好的养料。” “十倍刹那,昂热知道了,肯定很骄傲。” “切……人类真是奇怪,昂热明明是你亲手杀的,为什么还很可惜的样子。”夏弥吐槽了一句。 “呵呵……”楚墨一笑,没有回答。 玉藻前内,一片混乱。 之前昏迷的一些舞姬渐渐苏醒,然后她们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舞池空地的中央,犬山贺趴在那里,盯着一张照片。 犬山贺的眼眸湿润了。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偷偷的哭了起来,他看着照片,许多回忆涌上心头。 昂热带十八岁的他去海港里看军舰。昂热站在他的背后,美国海军参谋部的一位军官恰好带了照相机。“这是你日本的私生子么?”军官一边跟昂热打趣一边摁下快门,那时候昂热也是这样把双手放在他肩上。 楚墨带着夏弥打滴前往了高天原。等到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 随便找了一家宾馆,就入住了进去。 “老板,卡塞尔学院的人,今天就要抵达东京了。” “那几个?”楚墨问道。 “路明非,楚子航,凯撒。”夏弥看了一眼名单,答道。 “让他们代表我和八岐大家见面谈话吧。” 楚墨点了点头,毫不意外。日本海里的龙巢,白王早就跑了。 所以他也不打算参加一开始的行动。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