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4 牺牲超-7A飞行员的唯一家属

重生军工子弟 1404 作者葫芦村人 全文字数 3622字

“村长,怎么办?现在就剩这条狗了,就差这张狗皮,咱们就能凑齐50张……” 一名打狗队成员急切地对村长说道。 “要不,直接强行动手?二蛋这小子可是得到全村照顾的,连条狗都舍不得贡献给村里……” 村长摇了摇头,“二蛋爹妈走了后,就这条狗陪着他呢……” 这家就剩一个小孩,这条狗陪着小男孩好多年了。 村长看着死死护着狗,哭的伤心的小男孩神色复杂。 旁边又有人提议,“村长,要不就算了吧!旺财这狗通人性,二蛋吃肉,都靠这狗撵兔子什么的……” 也有人提出反对,“别人家的狗就不通人性了?现在就剩这一条大狗。他哥是飞行员,是国家干部,更应该支持……不是说这些狗皮是为了给飞行员换先进战机用的嘛……” 村长叹了一声,很多事情,他没法对乡亲们解释。 村口,几辆军用吉普车快速停下。 谢凯带着一行人坐在车上,问带队的地方武装部长:“就是这个村吧?” 武装部长急忙点头:“就是这里。” 谢凯看了看旁边的屠浪,屠浪神情黯然。 深吸了一口气,谢凯才说道,“走吧,进村。” 车队刚进村,就发现村头不远围着一大群人。 闹哄哄的。 一个哭得撕心裂肺的小男孩死死护着一条龇牙咧嘴狂吠的土狗。 谢凯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不喜欢遇到这样的事情。 在农村,经常会遇到粗暴解决事情的方法。 这年头的农村,法制意识淡薄,村干部工作态度粗暴,很多人做事都不会考虑后果。 陪同谢凯等人来的武装部长,看到这情况也尴尬不已。 忐忑地看着谢凯,这位由上级政府交代,要求必须陪同好的年青人。 这位年轻干部也没具体介绍自己的身份,但是陪同在旁边那位穿着军装的军官,肩膀上扛着二毛二的肩章,武装部长自然明白二毛二的中校比他地位高多了。 何况,对方还是飞行员! “村长,有车来了。” 在村口就看到车队的人,快速跑到人群中,对琢磨如何让二蛋心把狗献出来让他们完成任务的村长身边汇报情况。 “二蛋,作为军人家属,你更应该支持。狗皮是用来与苏联换取我们最需要的先进战机的。你哥哥不是最优秀的飞行员吗?最先进的战机,给最优秀的飞行员驾驶。你哥哥以后驾驶的战机上的零件,说不定就是用你家旺财的皮换来的……” 二蛋才不管这么多,狗皮跟战机有毛的关系。 他人小,却不傻。 村长说不下去了,狗皮很重要,作为最基层干部,还是了解一些内情的。 各村被要求提供规定数量的狗皮,否则这会影响到上级对他们工作能力的看法。 本村现在就差这一张凑够数量。 谢凯刚下车就听到这话,顿时皱起了眉头。 MMP,有这样哄小孩的吗? 村长看到一堆穿着四个兜的干部跟穿着军装的一群人下车,在一名穿着皮夹克的年轻人带领下走过来,急忙跑过来打招呼。 谢凯不悦地问道:“怎么回事?” 村长急忙解释,“领导,我们村就差一张狗皮完成任务,狗的主人不愿意,正做思想工作呢……” 谢凯眉头蹙的更紧。 “整个村子的狗都被杀了?” 他没想到,事情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方。 而且政府也没有下达命令让人杀狗剥皮啊,怎么就成了任务? 眼前的小男孩只有七八岁,哭得伤心无助,对方肯定准备强抢。 404跟苏联的的交易,是以收购形式向国内征集狗皮,每张给的价格比历史上高多了。 也没有跟地方行政单位合作,请求地方政府下达必须筹齐狗皮的命令。1 村长见这年轻干部不满,急忙解释,“领导,乡上下了命令,要求每个村交齐50张狗皮……在之前村子里不少狗皮都被货郎收走。现在不采取这样的办法无法交差,要是没完成任务,我们村就……” 村长说到这里,没说下去。 谢凯看着旁边武装部的人,接待他们的负责人一脸尴尬地解释,“同志,我们这也没办法的。县里下发的任务,这些任务完成度关系到一些国营企业在县里的招工名额,大家都希望成为吃国家商品粮的人……县里地少,大量劳动力闲置……” 谢凯更是疑惑。 地方上蝇营狗苟的事情很多,谢凯懒得去管,也跟他们404没有任何关系。 直接把事情办了就万事儿。 谢凯不想去介入这些破事儿,看了旁边的屠浪一眼。 屠浪心领神会,对武装部的人问道:“同志,还是直接带我们去找杨超同志的家属吧。”
村长听到这个名字,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这个人是谁。 问旁边的人:“杨超是哪家的?” 旁边的众人都是摇头不知。 屠浪疑惑地从兜里掏出一份资料,看了看,肯定地说道,“就是你们村,没错。” 村长真不知道。 谢凯也很无奈,好不容易跑一趟,让郑宇成等人不那么劳累,出现这样的结果。 难道跑错地方了? 旁边的武装部长也肯定屠浪的说法,“就是这个村,咱们公社,只有一个焰山村……” 屠浪问村长等人,“你们村有一名飞行员吧?” 他这一说,周围人顿时明白。 村长急忙问道:“你们说的是杨狗子吧?” 谢凯哭笑不得,村里居然不知道别人的大名。 好歹,出了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在这年头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吧? 可对于村里不知道的事情,他也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 屠浪点头说道,“对,他好像是有个外号叫杨二狗,他有个弟弟叫杨二蛋。他家在哪?麻烦村长带我们去一下。” 村长疑惑地看着这些人,警惕地问道,“杨超难道犯什么事情了?” 谢凯诧异地问道,“通知还没下来?” 村长更疑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通知。 连武装部的负责人都不知道。 屠浪见村长盯着自己,见谢凯对自己摇头,也没有说什么事情,“我是杨超同志的上级,有些事情要跟他家属谈谈……” 村长等人见这些人领导不愿意说,也不敢多问。 谢凯觉得,没有必要去向这些无关的人员解释他们的事情。 基地试飞的超-7A战机出了事故,一名飞行员牺牲。 他们来,就为了亲自通知家属,询问家属有没有什么需求…… 村长指着正搂着狗哭得撕心裂肺的二蛋说道,“那就是杨超的弟弟,也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谢凯皱起眉头,难道这兄弟两是孤儿? 也不对,他的履历上没有提及这一点。 404的政审可没有这样松懈。 从进入基地后,杨超也不曾休过一天假,只是不断地往村里寄钱寄东西。 等村长介绍了情况谢凯等人才知道,杨超进部队前,父母还在,两年前,他父母车祸去世,还是村里帮忙安葬,杨超是在几个月后才了解到情况的…… 唯一的弟弟,杨超只能交给村里照顾…… 屠浪听到这些话,看着谢凯,“他从来没向队里提过家里的任何情况……” 谢凯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两年前,正是超-7A试飞密度最高的时候,每天所有飞行员试飞时间都是排满了的。 试飞大队,本来就是刀尖上的行走。 每一次上天飞行,所有人都是提醒吊胆,一直到战机平稳降落,研发人员才会放松。 “把他带走,让他进入404。” 谢凯瞬间做了决定。 不能让英雄白白牺牲。 一行人没有再多说话,向搂着狗哭得伤心的小男孩走去。 见到一群人过来,那条龇牙咧嘴的土狗反而平静了下来。 “小同志,你是杨二超吧?我是你哥杨超的同事。我跟他在一个部队工作。”屠浪蹲在了搂着狗警惕看着他的杨二超,轻声说道。 听到屠浪的话,二蛋止住了哭声。 一脸惊喜,“叔叔,你也是飞行员吗?也开战斗机吗?我哥说他开全国最强大的战斗机,那玩意儿飞得老快了。我哥还说以后给我个战斗机模型,我哥呢……” 说完,在人群中搜索着哥哥的身影。 谢凯眼角有些湿润,别过头去偷偷地抹了抹眼角,他有些后悔来这里,唯一亲人牺牲,怎么给这样的家属解释? 屠浪眼睛也红了。 拍了拍杨二超的肩膀,“你哥执行任务去了。你想不想,像你哥一样,成为一名出色的飞行员?到时候,你就能跟你哥一样,开战斗机,守卫祖国的天空……” 杨二超顿时惊喜了起来,“飞行员叔叔,我哥也说我只要努力学习,好好锻炼,就可以成为飞行员,我跑得可快了,大人都追不上我……我哥也一直不会来带我走……” 说完后,胡乱地抹了一把眼泪,挺直小小的胸膛,敬了一个非常不标准的军礼。 屠浪站起来,对着他还了一礼,“你会成为最优秀的飞行员的!” 谢凯连着深呼吸了几口气,控制自己的情绪,对杨二超说道,“想成为飞行员,立即收拾东西,跟我们走。” 村长听到这话,看着谢凯,不明白这些人要干什么,“领导,杨超可是把他托付给村里照顾……”
隐藏